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中国唯一六星上将,两救彭总

1他重病期间,朱镕基总理和温家宝总理等众多中央领导,还有钱学森、钱伟长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都前来看望慰问他。2006年11月20日,他因病医治无效北京逝世,胡锦涛主席等众多中央领导亲自为其送葬。

他就是曾被两授上将第一人——洪学智。

洪学智,1913年2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5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军内做过多种工作,做得最出色的要数后勤工作了,他是我国军队后勤现代化的开拓者。在朝鲜战争中,毛主席亲自任命他为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司令员。

洪学智没有辜负毛主席的信任,在朝鲜一战的后勤问题处理上非常完美,发明了“片面运输”、“顶牛过江”、“水下桥”等巧妙的运输战术,建立起了“打不断、炸不烂、冲不垮”的钢铁运输线,为志愿军的后勤保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朝鲜战争的胜利,洪学智领导的后勤军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不但是志愿军的后勤工作做得出色,他这位志愿军总司令对彭总的“保护”工作也是做得很好。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洪学智曾以他的机智两次救了彭德怀的命。

那时,由于空中我们没有制空权,经常是美军的飞机在头上转来转去,嗡嗡作响。1950年11月23日,4架敌飞机在上空转了一圈,炸坏了山坡上的变电所。天快黑时,又来侦察,这使洪学智警觉了起来——平时总是先侦察,后轰炸的,明天会不会挨炸哟?他找到邓华,说:“伙计,我看情况不对,闹不好明天要出事。”

洪学智警告彭总,可是彭老总不信这个邪,脖子一梗:“我不怕美国飞机,用不着躲。”

无奈之下,洪学智想了一招:用地图把彭总骗进了防空洞。彭德怀发脾气了:“我说你这个洪学智,就是爱多管闲事。”连推带拉,总算把彭老总拉进了洞。

次日,作战会议没有开多久,敌人的飞机就来了。朝彭德怀住的房子一阵狂轰滥炸,一枚汽油弹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顶上,房子很快烧掉了。已经撤出后,又进去取东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参谋牺牲了……

那天,彭德怀一天没有说话,坐在防空洞里像是一尊雕塑。晚上,洪学智去叫他吃饭,他才抬起头来说:“洪大麻子,我看你这个人还是个好人哪。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还有一次,是在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发动前夕。

志愿军空寺洞指挥所又遭美空军飞机扫射,机警的洪学智拉着还在熟睡的邓华跳到了附近的一条山沟里,眼看着彭老总的房子被美军的火箭弹击中……事后发现,彭老总防空洞口上的草袋子竟被打出了70多个子弹眼,邓华躺的床也被美机的机关炮打穿。

要不是头天晚上洪学智检查后叫工兵连在洞口用沙袋堆了个三角形的隐蔽墙,加深了防空洞,后果不堪设想!洪学智再次以自己的细心和机警挽救了彭总生命。

这位彭总称为的“洪大麻子”的老战友,不仅在战场上救过他两次生命,在政治生命上,也就是在庐山会议批彭的声浪中,他也从未对他落井下石,而是仗义执言,敢说敢做,其肺腑之言道出了彭总的心酸与无奈。

在庐山会议上,邓华第一个站起来:“彭老总根本就不懂外语,怎么会与外国人串通,他们说了什么,翻译可以作证。”洪学智也义愤填膺地替彭总说话:“彭总百团大战至多不过是命令请示得晚,打鬼子什么时候都是对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总执行得很好,总不能也说错吧?一个人有功有过,不能一说过就把功给抹杀了。”

有人好心劝说洪学智:“彭是一方面军的,你是四方面军的,彭是八路军,你是新四军,你在里面掺和什么?你不参与,人家都怀疑你,你一参与,就危险了。你是林总的老部下,和林总对着干,有你什么好处?”洪学智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一方面军还是八路军,我就要把事实说清楚,开会的目的是教育,而不应该整人。”

邓华、洪学智等人也为自己的仗义执言付出了代价。如果他们及时地和彭德怀“划清界限”,就会安然无恙。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的良心,他们内心的真理,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成为唯一的“六星上将”,这样的荣耀和地位已经实属难能可贵。但更让人折服的是,他并没有因为从小的吃苦受穷而痴醉于权利和财富,戎马一生的洪学智将军一直思念着故乡的一切,功成名就的他衣锦归还且不忘家乡,带领着自己的家乡走出了贫穷落后,步入了小康生活。

金寨县这个革命老区,就是洪学智的家乡。洪学智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满腔热情,竭心尽力,在经济、健康、教育、交通设施建设等方面都给予了家乡人民最大的帮助。

1974年金寨县旱灾严重,村民没饭吃,孕妇都吃不饱。洪学智了解情况后,从县里调来了一大卡车红薯干。金寨县“两地病”患者集中的地区,洪学智得知十分忧虑,及时向中央军委反映,大批军队和医疗机构伸出援助之手。结果,患病率就从从1985年的17.4%下降到2%以下,医疗条件得到改善后,还被评为全国地方病防治先进县。

在洪学智的关注和认真研究下,金寨县从1983年开始广泛地种植板栗,并成为名副其实的“板栗大县”。村民们从饥寒交迫,逐渐向温饱小康生活迈进。

1997年,宁西铁路本来不过六安市,但六安市领导希望能以洪老的名义写信,给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争取宁西铁路能从六安经过。洪老听后当即表示同意写信。半个月后,有关方面改变原有设计线路的批文就下来了,六安有史以来第一次通上了铁路。

爱情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在物质上解决身体的需求外,在精神上也不能落后,精神食粮也不能够匮乏。洪学智深知,知识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他对家乡的教育事业尤为关注。

1997年5月,洪学智看到家乡双河职高教学条件简陋后,积极协调,在他的亲切关怀下,为双河职高建起一个集理化生实验室、微机室、图书馆、阅览室于一体的综合教学楼――敬德楼,洪学智将军亲自挥毫题写楼名,并参加了揭牌仪式。

全军乡是洪老战斗过的地方,也是红二十八军三年游击战争的战场。到上世纪90年代,全乡中小学仍是土墙瓦顶的危房。老将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在他帮助下,建起了全军乡勋贤中学和勋贤小学,近千名师生从此可以在花园式校园里探求知识。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洪学智将军明显是后者。他生前呕心沥血,为国为民,死后带去了人民那颗对他爱戴钦佩的心。洪学智将军,他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中国唯一六星上将,两救彭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