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毛主席特赦年轻女匪首,主席逝世,她哭昏数次

1解放前后,革命与反革命两种力量激烈较量,土匪也在政治较量中主动或被动地介入其中,被国民党收编用以挽救其失败命运的带有政治色彩的匪帮更是比比皆是。

贵州省解放前就以土匪多而闻名。解放初,这里的土匪更是多如牛毛。在众多的土匪中,有一个女土匪头子年轻貌美,并且因为受到毛主席的特赦而使她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美貌少妇成寨主

陈大嫂原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贵州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她少女时由于长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面容清秀,被当地群众称为大美人。

由于名声在外,就被该县水波龙乡板沟寨有钱有势的大地主陈正明知晓,经过多方促合,陈将程伊妹娶为二房,人称陈大嫂。

由于陈正明家中有枪有家丁,程伊妹跟着他走村串寨,就成为出入各种场合的压寨夫人。她天生聪明,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

陈正明在世时她生有一女孩,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抢夺陈正明的千顷良田,纠集了一伙人围攻程伊妹的住处,并乱枪射击。

程伊妹知道来者不善,便和家丁一起关上大门,在院内和楼上进行还击,凭着有利的地形和过硬的枪法,程伊妹手拿双枪,带领着家丁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围攻的人见同伙有死有伤,况且程伊妹已有防备,再围攻也占不到便宜,便抬着尸体撤退了。

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陈大嫂为保住财产,就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原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的一个营长罗绍铨攀亲结友。程伊妹和罗绍铨同是布依族,陈大嫂想利用罗绍铨的权,罗绍铨想利用陈大嫂的钱。为侵吞陈大嫂的财产,罗绍铨就暗地动员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

罗绍凡是罗绍铨的随行副官,早就看上了程伊妹的美貌,以前之所以没有跟程伊妹交往,主要是由于罗绍铨跟程伊妹的关系暧昧,他不好插手。

现在见罗绍铨对程伊妹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按罗绍铨的授意,有事没事去找她玩。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罗绍凡不久在惠水县城关镇上马路陈大嫂所买的住宅中,和她过起了同居生活。

沦落为匪攻县城

蒋介石在退出大陆前,曾亲自写信要湘西匪首陈子贤“坚持游击战争”。他还指示湘鄂川黔边区军政长官宋希濂,将湘西地区的大股土匪武装整编成3个暂编军、12个暂编师,将一批匪首委以“司令”、“军长”、“师长”等职务。

1949年7月,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又带着10万银元和大批枪械,亲赴芷江,收买湘西土匪,为他们打气,妄图变湘西为“反共游击根据地”。

1950年3月21日,惠水匪首董全和、韦殿初、罗绍铨等纠集匪众,攻打县城。罗绍铨、陈大嫂率匪部进攻县城的北门,但是没有得手,被解放军守城部队击退。各路土匪头目见守城部队不多,便聚集在距县城五公里的雅羊寨开会,企图再次攻打县城。

这一消息被村民得知,并报告了解放军守城部队。解放军将这个村寨包围,经过两夜一天的战斗,土匪被全歼。

此战结束后,各路土匪大伤元气,匪团长罗绍铨和罗绍凡、陈大嫂一起,带着残兵100多人返回老巢。在距县城15公里的惠水与长顺两县交界处进行活动,有时住山洞,有时又分散回家。后经过我军多次围剿,在马脚坡战斗中将匪首罗绍铨击毙。混战中罗绍凡和陈大嫂见势不妙,逃走了。

潜逃多日终落网

1952年6月,组织上考虑到吴开荣是本地人,又当过侦察员,便决定由吴开荣配合贵阳分区情报科杨科长共三人,组成一个追捕小组,任务是侦察罗绍凡和陈大嫂的下落,一旦发现及时歼灭。

吴开荣经过一个多月的工作,走访群众,在陈大嫂的老巢安插“耳目”,但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的蛛丝马迹。这期间又连续发生了几起抢劫案,有人怀疑是陈大嫂所为,吴开荣经过认真调查核实,认定抢劫案件并非罗绍凡和陈大嫂所为。

经过吴开荣几个人共同研究,一致认为罗绍凡和陈大嫂一个可能是隐藏在亲戚家,吃住都没有暴露目标,群众不易察觉;另一个可能是,由于基层政权不断巩固,民兵不断设卡搜山,在无法躲藏的情况下,他们已逃离老巢。

吴开荣将情况向组织上作了汇报,经批准同意,三个同志暂时撤回原单位。

在大军压境,部队民兵搜捕的情况下,其他土匪和随从见势不妙都逃走了。只剩下罗绍凡和陈大嫂二人,他们已经无处藏身了。经过商量,陈大嫂决定去贵阳二戈寨投奔她的姑妈。为了防止被发现,陈大嫂和罗绍凡两人商定分开出走,这样目标小,并约定罗绍凡过一段时间到贵阳她姑妈那里找她。

陈大嫂潜逃不久,罗绍凡也化装潜入贵阳。到贵阳后他不敢到处乱跑,就住在城基路一个小客栈内,同黔西、普定来贵阳找活干的几个人去抬河沙,挣钱维持生活。

一个多月后,他被惠水到贵阳的群众认出。在讯问陈大嫂的下落时,他起初不讲,后来公安人员对他进行了轮番审讯,最后他坚持不住,说出了陈大嫂曾告诉他躲藏的亲戚家的地址。

军分区立即组织由军队、地方相结合的追捕小组,搞清了二戈寨陈大嫂姑妈龙三奶的住处后,追捕组直奔二戈寨找到了龙三奶,但陈大嫂早就跑了。经过讯问,龙三奶交代,陈大嫂已嫁给四方河的班永华。

追捕组又连夜赶到班永华家里。

班永华交代说:“我老婆生了一个女孩,这个孩子落地后就死了。第二天就不见她的人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追捕组的线索中断,又返回将龙三奶抓起来严厉审问,龙三奶见这次不彻底交代肯定过不了关,最后只好说,陈大嫂嫁给班永华后住了一段时间,见村里有人对她的身份开始怀疑,就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利用一个雨夜,跑回龙三奶家里。

当时追捕她的风声很紧,龙三奶也不敢把她藏在家里,就把她隐藏于龙里县混子场乡侄儿龙德稳处。追捕组找到龙德稳后,龙德稳交代,陈大嫂已跟随贵定县水田寨的韦汤巴走了。

追捕组经过不辞劳苦的奔波,找到贵定县,韦汤巴说陈大嫂已转移到离他家40多里远的龙里县大新乡韦万书家。

得知陈大嫂在龙里的消息后,省里有关部门对这一情况非常重视,立即召开有关方面开会,最后决定为了以防万一,先要摸准陈大嫂所在地的环境、地形。到龙里基本摸准了韦万书的情况,最后决定用“飞虎队”将陈大嫂抓获,因为她当时还有枪。

毛主席说:“不能杀!”

陈大嫂是土匪的一个大队长,相当于团长。对于陈大嫂是杀是留,当时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对于一般群众来说,她是个女匪首,罪大恶极,理应处死。但对于少数民族来说,她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女强人。

怎样处置这个女匪首,省军区专门召开了会议。当时,凡拒不投降的中队长以上匪首,只要抓住就枪决,而且批准权限也放得很宽,一个区长点头可以立即处决。像陈大嫂这样的匪“团长”就更必死无疑了。

但也有人提出了另一种意见:长顺、惠水、紫云一带,还有一些四处逃窜的散匪,特别是几个少数民族的匪首还没归案,为了弄清他们的下落,陈大嫂能否暂缓处置,以毒攻毒。

过了几天,在省军区党委会上,有人更进一步阐述了“不杀”的理由:她是少数民族妇女,虽然卷进匪乱,但是所起的破坏作用并不像传说得那么严重,如今大股土匪已消灭,留下还可用她去争取散逃的土匪向政府自首,在新的形势下,也许会起到有益的作用。

意见一时难以统一,于是贵州省军区把杀与不杀的理由及陈大嫂的详细情况均呈报给西南军区。

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向毛主席汇报西南地区的剿匪工作时,专门谈及陈大嫂的情况。

李达说:“主席,这个女匪首,下面有的要杀,有的要放。”

毛主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不能杀!”毛主席手中的烟吸到三分之一后,以他特有的幽默语气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

“主席的意思是……”李达试探地问。

“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不行?总之,不能一擒就杀。”

悔过从新屡立功

1953年6月5日,惠水县城关镇召开了数千人的群众大会,由法院院长宣判,当场释放了陈大嫂。就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女匪首,竟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政府派了一个工作组到长顺县做工作,后来又到惠水的老影院大会场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为什么不杀,是毛主席直接指示的,要宽大处理,不允许任何人动她,有困难还要帮助她。共产党是有政策的,陈大嫂想到哪里就到哪里。

当时她不愿意回长顺县,也不愿意住在惠水街上,要到乡下布依寨去。最后省里研究,同意陈大嫂的要求,在赤土的一个布依寨给她分了一套房子,两层的,锅碗盆也都是共产党送的,陈大嫂就在那里住了五年。

陈大嫂经常说,她的这条命是毛主席给的,她要做一些对社会和国家有益的事情。她一直想到北京去看一下毛主席他老人家。后来毛主席逝世了,陈大嫂得知后,在家里为毛主席设了灵堂,哭得昏死过去好几次。

1995年3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毛主席的孙子毛新宇来到贵阳进行采风调研。陈大嫂知道后,就坐车到了贵阳去看毛新宇。

陈大嫂的女儿陈大莲1969年结婚,当时别人送给她一尊毛主席像,陈大嫂就把那尊主席像供起来。由于底座上有林彪题词,林彪死后,陈大嫂就把那些字刮掉继续供奉。

后来陈大莲一共搬了十次家,供奉主席像的那张桌子和主席像成了一体,怎么也拿不下来,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陈大嫂去世后,2000年8月,陈大莲到了北京,专程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了却了陈大嫂的心愿。

陈大嫂在世时是惠水县政协委员。去世后,贵州省政协给她开了追悼会,对她一生的功过进行了评价,这恐怕是她生前所没有想到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毛主席特赦年轻女匪首,主席逝世,她哭昏数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