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看懂地缘世界:欧洲的三大软肋

一个政治、经济体对全球格局的影响力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财富多寡,而是要从以下三方面来看:对全球物流(交通运输线)的影响力、对全球资源分配的影响力,以及自身的行动力。

通常情况下,我们在新闻里听到的“欧洲”都是政治、经济意义上的“欧洲”, 和地理概念没太大关系,差不多就是现在欧盟所能涵盖的范围,很多时候甚至比这都小—比如提到欧元的时候。

从历史上看,欧洲的发展轨迹差不多就是一条前半截上升、后半截下降的抛物线:工业革命使欧洲的实力开始迅速攀升,殖民地一度几乎涵盖全球,英国更是获得了“日不落帝国”的头衔。而再往后,欧洲就开始头也不回地走了下坡路,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以后,欧洲国家逐渐从世界的第一阵营跌入第二阵营,而世界的政治、经济中心,也由欧洲转到了美国,如今又开始转向东亚地区。

从地缘角度来说,这其实并不难解释。当初欧洲诸国能够称霸全球,靠的是先发优势—它们进入工业时代的时候,别人还处于农业时代。但欧洲其实存在很多难以克服的“软肋”,一旦其他地区也完成了工业化,那么欧洲的先发优势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剩下的就只有地缘上的劣势。

简单归结一下,一个政治、经济体对全球格局的影响力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财富多寡,而是要从以下三方面来看:对全球物流(交通运输线)的影响力、对全球资源分配的影响力,以及自身的行动力。而这三个方面偏偏都是欧洲地缘上的劣势, 也就是欧洲的三大软肋。

我们来具体解读一下欧洲这三大软肋。

软肋一:地域偏僻狭小

从海权来看,美国拥有两洋之利,向东向西可以同时影响到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大海运通道;中国面向太平洋,未来同样有潜力在印度洋发挥影响力,而印度洋又是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关键通道。而欧洲诸国在失去海外殖民地之后,所能影响到的区域只有地中海和大西洋。

从陆权来看,俄罗斯和中国的国土都延伸到了亚、欧、非大陆的中心地带,这意味着这两个国家都有条件通过铁路将三大洲连接起来—这也是中国的高铁外交成为联结世界、增强国家影响力的重要手段的原因。再反观欧洲诸国,它们在整个大陆上所处的位置同样过于偏僻了。

既然地理位置不好,那欧洲国家可不可以像几百年前那样再出去抢呢?时代不同了,殖民的美梦早已远去,况且抢一些小岛国也没有什么价值。那么大国呢?从军事安全角度说,俄罗斯有1 700万平方千米的国土可作为战略纵深用于缓冲,中国更是有占国土面积超过七成的山地、高原可以作为战略依托。而欧洲地域狭小又多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形,易攻难守,不被别人惦记上就已经不容易了。

软肋二:资源受制于人

如果把俄罗斯从欧洲拿出去,我们会发现在自然资源方面欧洲基本就不剩什么了。俄罗斯学者奥·切尔科维奇在题为《世界经济背景下的俄罗斯》的论文中曾给出过一组几个经济体自然资源的估值,大致算下来,俄、美、中、欧的比例是3 ︰ 1 ︰ 0.5 ︰ 0.25(见《环球时报》2005 年6 月15 日第19 版)。欧洲在资源上的劣势由此可见一斑。譬如欧洲经济最主要的“发动机”—德国,其半数以上的矿产资源需要靠进口来解决,其中36% 的天然气和39% 的石油都来自如今和它关系不怎么愉快的俄罗斯。

在欧洲的鼎盛时期,资源问题是靠海外殖民地来解决的。某种程度上说,“二战”对欧洲经济最大的打击并非是炸掉了多少工业设施,而是后来各个殖民地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原来的欧洲各国殖民地纷纷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与昔日的宗主国平起平坐了。时至今日,欧洲有两大资源来源地,一个中东地区,一个南部非洲。而在这两个区域,欧洲的影响力都在急剧消退,这就意味着未来在资源问题上,欧洲必须越来越多地看其他大国的脸色。

软肋三:内部缺乏统一

西欧地区一马平川的地形固然适宜居住,却决定了这里很难形成统一的国家。由于没有地理上的屏障,古代欧洲的诸侯国除了玩命修筑城堡、扩张军队外,再没什么依托可以用来保障安全了。这样一来,欧洲的历史就如同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 国家之间不断地你打我、我打你,谁也难得有喘口气的时间来发展壮大自己。强盛时,你可以四下出击去打别人,可一旦碰上天灾或是政权变动,国势稍一逆转, 便立马被动挨打,此前的战果统统归零……

这样的局面从古代延续到现代,一直到我们知道的两次世界大战。上千年打下来,国家间虽分分合合,边界也时有变动,但欧洲依然是邦国林立。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之间已经形成了比较明显的差异性和距离感。这种距离感虽然比不上中、日、韩之间那么大,但也绝对可以“搅黄”任何需要欧洲整体协调、一致行动的事情。2-18

欧盟国家及欧元区范围示意图

假如把一只螃蟹放在竹篓里,那你一定要记得盖盖子,否则它很容易就会爬出来。可如果有很多只螃蟹的话,那就不用管了。因为任何一只螃蟹企图爬出蟹篓的时候,总会被其他的螃蟹拽下来,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的螃蟹都会乖乖到你碗里来。如今的欧债危机,除了各国内部的种种问题之外,说到底,就是受这种“螃蟹效应” 的影响—各国之间有统一货币,却没有统一财政,这就好比一个国家内部,各个省都可以印票子,还无须向中央政府(从欧元区角度说就是法、德)打招呼。这样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欧元区实质上是一堆小国吃法、德两个大户,但理论上说大伙儿都是主权国家, 自然很难统一财政。像希腊、西班牙这样的国家自然是乐于拼命借债过日子,全民好吃好喝还不用干活。大伙儿都这么干,累积到一定程度便有了新闻上报道的债务危机。而法、德最初是以投资的心态去的,做必要的投入自然没问题,可要是无休止地为这些小国埋单肯定不愿意,于是就有了欧元区国家统一财政、共同接受监督的问题。而大家伙儿自然谁都不愿意这么干,于是就迎来了无休止的扯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世界几大政治经济体中,如今欧盟的行动效率是最低的一个。

在以上三大软肋之外,其实欧洲后面的发展道路上还有一个更大的障碍,那就是它们的心态。

如今欧洲政界很多人还没有适应这个世界的新的常态—欧洲应该是未来欧、亚、非大陆发展中一个平等的参与者,绝不可能再是唯一的主导者。在处理同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关系时,欧洲的一些政客总是要时不时地搞点“政治挂帅”的举动出来, 譬如它们在2008 年北京奥运会和2014 年索契冬奥会上不光彩的表现。

说到这里,我倒是觉得以前中国经常说的一句话,如今非常适用于欧洲各国, 那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看懂地缘世界:欧洲的三大软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