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防空洞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与黄河花园口决堤、长沙文夕大火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抗日战争期间,从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1941年6 月5日夜晚,日军再一次空袭重庆,仅能容纳四五千人的较场口防控隧道里挤进了一万余人。由于拥挤和缺氧,造成大量进入隧道躲避空袭的重庆市民死亡,尸横遍野,惨不忍睹……..1

事件背景

1937年7月后,日本开始全面侵华。11月,国民党军对在淞沪抗战中失利,南京陷入危机,国民政府在11月20日起迁往重庆作为战时首都。 1937年11 月日本陆军航空本部规定:“属于破坏要地内包括政治、经济、产业等中枢机关, 并且重要的是直接空袭市民, 给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这样,日本发动全面战争不久,从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就开始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

据统计,在重庆大轰炸中,日机空袭重庆共达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投弹21593枚,炸死市民11889人、伤 14100人,炸毁房屋17608幢,30所学校被炸。

惨案事件经过

1941年6月5日下午6时左右,雨后初晴,当重庆的市民们正准备吃饭乘凉时,突然空袭警报长鸣。得知日军的飞机要来空袭,人们携带行包,纷纷涌向防空隧道的入口。由于袭击突然,疏散来不及,因此,防空隧道内聚集的人特别多,显得十分拥挤。除了两旁的板凳上坐满了人以外,连过道上也站满了人群。洞内空气异常浊闷。

晚上9点钟左右,日军飞机进入市区上空,开始狂轰滥炸,霎时间爆炸声此起彼伏,繁华市区顿成废墟。由于人多空间小,再加上洞口紧闭,洞内氧气缺少,人们开始觉得呼吸不畅,浑身发软。地面上日机的轰炸仍在继续,而洞内的氧气越来越少,连隧道墙壁上的油灯也逐渐微弱下来,这时婴儿和孩童们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声啼哭起来,气氛顿时紧张,有些人开始烦躁不安,举止反常。

生还者朱更桃回忆当时情景说:“在洞内,起初只觉得头脑发闷,大汗淋漓,渐渐身体疲软,呼吸困难,似乎淹在热水当中,脚下温度异常之高。左右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衣裤撕碎,好像精神失常一般。”生还者何顺征说:“开始感觉热得慌,心脏似欲下坠,如患急病,很想喝冷水。往外走,竟有人拉着,不能举步,黑暗中有人拉我的手乱咬,手和背到处受伤,衣服也被撕破了。”更有甚者,有些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如有一老妇人,将自己的头和脸碰烂,披头散发,大哭大叫,很是吓人。

随着二氧化碳增多,洞内部分油灯已经由于缺氧而熄灭,人群骚动得更加厉害了。面临死亡,沉默的人们再也按捺不住性子了,开始拼命往洞口拥挤。由于洞门是向外关闭的,因此,人群越往洞口挤,门越是打不开。守在洞外面的防护团员只知道日机空袭时,禁止市民走出防空隧道,而对洞内所发生的危险情况一无所知。洞内的人发疯似的往外挤,人们喊着哭着往外冲,可是门依然紧闭着,无法打开。

洞内的氧气在不断减少,洞内人群的情绪更加急躁,他们拥挤在一起,互相践踏,前面的人纷纷倒下,有的窒息死亡,而后面的人浑然不知,继续踩着尸体堆往外挤,惨案就这样发生了。听见嘈杂声,洞口的防护团团员把洞门劈开,霎时间,洞内的人群如同破堤的河流一样冲出洞门,一部人因此而得以生还。

郭伟波老人是冲出洞外的少数人之一,他回忆说:“木栅不知怎样打开的,守在外面阶梯上的防护团也跑掉了。人流穿过闸门,犹如江河破堤,拼着全力往隧道口上冲。我和两位同学因年轻力壮,用尽力气随着人流挤出木栅,只觉得一出洞口呼吸到新鲜空气,浑身都感到凉爽、舒畅,瞬即又昏倒了,又苏醒过来时,只听见隧道里传来震耳的呼喊和惨叫声。我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自己躺的位置离隧道口约30米,周围有100来人,有的正在苏醒,有的呆呆地站着,然而,再也不见有人从隧道口里走出来。”

日军的空袭还在继续,飞机呼啸着从空中冲过,扔下无数的炸弹和燃烧弹,地面顿时一片火海。此时此刻,洞内的人群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还在奋力挣扎着往外挤。他们面色红胀,双手挥舞着,拼命狂叫,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身体依然原地不动,一个个生命就这样被耗尽了。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折磨、挣扎,将近午夜时分,洞内凄厉的惨叫声逐渐减弱,“很多人躺在地上,气息奄奄,面色由红色变成紫蓝色,口角的唾沫由白变红渗着血丝,不少人已无声地扑伏到别人身上。”

空袭持续了将近5个小时,当日军的飞机离开陪都重庆时,防空大隧道已是死一般的沉寂,听不见活人的声音。到处都是死难者的尸体。其凄惨情状正如当时重庆市市长吴国桢所说:“洞内之(难民)手持足压,团挤在一堆。前排脚下之人多已死去,牢握站立之人,解之不能,拖之不动,其后层层排压,有已昏者,有已死者,有呻吟呼号而不能动者,伤心惨目,令人不可卒睹。”很多死者都是挣扎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含恨离开人世的。他们有的面部扭曲,手指抓地,有的仰面朝天,双手垂地,有的皮肤抓破,遍体鳞伤,十分悲惨。

6日凌晨,防空警报解除后,国民政府当局开始组织人处理善后事宜。从隧道内拖出的遇难者尸体成垛成垛地放在洞口,用卡车运了十几趟。2

事件原因

据1941 年6 月5 日当天防空部档案记载,5 个半小时的警报避难过程中,在防空洞中躲避空袭的人们在空袭间隙中只休息了一次,这是大隧道窒息惨案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出事地点的较场口这一段大隧道容积为2392立方米。防空部规定:“镇静之避难者, 在换气设备之防空洞滞留1 小时, 每人所需之空气应为1立方公尺, 通常以滞留2 小时为准, 每人应有3立方公尺之空气量。”据此计算该洞常规容量是4384 人。80 年代重庆市人防办勘测计算, 全洞最大超常容量为6555 人,

这与当年惨案调查时估计相同。关于惨案当天入洞人数, 尚未发现史料可以确证。但从现存档案中可知,入洞者超量当为惨案发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据十八梯洞的生还者徐元新上具防空司令部呈文, 他在空袭警报后进洞, 被人潮推压拥挤,洞内发生打架情形。不久出现窒息征兆, 随之严重窒息开始发生。 据生还者郭伟波回忆, 容量超常, 致使缺氧窒息, 发生骚乱, 人群拥挤,无法进退。

防空管理的混乱, 也是导致惨案的一个原因。管理重庆空袭救护防护的机关, 主要有陪都空袭救护委员会、防空司令部和防护团, 但前两者不相统属,防护团为义务组织, 成员缺少训练, 素质很差。这些都导致了防空管理工作的混乱。有资料记载, 防护团员或“持枪威逼民众出外”或“不准群众外出”, 也说明了疏导指挥工作的混乱。

另外, 防空洞设计与质量的缺陷,也是导致惨案发生的一个原因。工程设计有先天性的技术缺陷。比如规定各段隧道很长, 中间却没有设计通风井工程, , 又没有排水沟设施,

洞内积水无法解决, 天气炎热, 人口一多, 潮湿蒸发上来, 气闷难当。洞身高度不足,顶石风化, 进出口也太少, 也造成进出不便。

关于通风设备, 在较场口大隧道内4 月中旬安装好了电动通风机, 6 月3 日试验开车, 约定5 日下午14: 00—17: 00 验收,但厂方直等到警报发出前半小时, 防空部谢元模也没有出现。据防空部第三处正、副处长丁荣灿和潘联说, 真正原因是防空部没有给军政部贿赂军政部拒绝验收, 机器竟不敢启用任其闲置。经费不足和大量经费挪用也是造成防空洞质量得不到保障的另一个原因。

事件的处理

重庆防空洞惨案惨案发生后,重庆卫戊总司令兼重庆防空司令刘峙自知大事不好,慌了手脚。后在幕僚的建议下,急忙派出卫成司令部的卡车,把所有窒息而死的人,运至朝天门河坝,用意是这些人因缺氧而死,运至河边空气新鲜处,或可复活。但是,参加抢救的士兵等人员视人民生命如儿戏,他们把尸体施出洞门,有些还未死的,被他们拖死;有些被拖断手脚;有些尚有一丝气息,但因上有尸体堆积,被活活压死。更有甚者,一些参加抢救的人员非但不全力救人,反而趁火打劫,从尸体上搜取首饰、钱物,剥取衣裤,引起群众极大愤慨。运至朝天门河坝的死尸中,确有少数因吸到新鲜空气而复活者。但他们醒来后.发现身携财物已被洗劫一空,感到今后无以为生,便绝望地效声大哭。河坝一带,死尸累累,哭声雷动,其状至惨。

惨案的发生使重庆舆论为之震惊,市民强烈要求惩办责任者。不久,蒋介石下令免去刘峙的重庆防空司令职,遗职由重庆宠兵司令贺国光兼任;重庆防空副司令胡伯翰撤职留任,隧道工程处处长吴国柄撤职,剧处长谢元模记大过两次;重庆市长吴国帧撤职留任。震惊中外的大隧道窒息惨案,至此了结。3

死亡人数之谜

有关“大隧道窒息惨案”死亡人数在史学界颇有争议,,有“百人说”、“千人说”和“万人说”。民国政府正式公布的数字,称惨案“死亡992人,重伤151人”,但这一数据显然不能让人信服。

在所有幸存者有关惨案死亡人数的回忆当中,“万人说”占绝大多数。曾入演武厅避难生还的李建国说:“三个洞子都死了不少人。其中以十八梯大洞死的最多,石灰市大洞第二,演武厅洞子第三,但演武厅洞子也死了不少人,大约有二三千人,总计三洞死了万把人。”近30多年,不少史家和史书采用“万人说”。

1985年出版的《重庆抗战纪事》称:“六月五日发生了‘重庆大隧道惨案’,近万人在洞中窒息。“千人说”多为一些施救者的说法。据《南京国民政府军政要员录》中记载:“战时重庆异常混乱,1941年6月,发生了因日寇大轰炸防空洞憋死数千人的事件。”1994年《重庆市防空志》对于惨案死亡人数称“估计为2000—3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