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解放后康生下令:敢接贺子珍进京,开除党籍

毛泽东是她的精神支柱 贺子珍的晚年生活

“江青害了毛泽东”

1971年夏秋交替之际,贺子珍在青岛疗养,哥哥和李敏去看望她老人家。到青岛没多久,他们就听说江青要来青岛,要把贺子珍赶走,还说是周总理的安排。我听说后很不理解,偌大一个青岛为什么江青要来住,贺子珍就得走呢?此事一直到“四人帮”揪出后,我才弄清楚。

原来是江青大耍淫威,明明知道贺子珍在青岛,就非要去不可,并扬言谁也阻止不了她想要去的地方。江青到了青岛就拼命地玩,由林彪的死党,四大金刚吴法宪、李作鹏陪同前呼后拥地逛公园,爬海岛,洗海水,拍照片。她还叫李作鹏为她提供军舰到大海游览,供她拍照,显示威风。1

贺子珍与女儿、外孙女在一起

可能是周总理怕出意外,才安排贺子珍返回上海家中。回上海后,贺子珍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的是一个国家的总统去世,他的妻子继任总统,贺子珍就对哥哥和李敏说:“这个总统夫人把总统害死了,自己当总统。江青像这个总统的妻子,也是个野心家,她也会害死毛主席的。”

由于江青的阻止,李敏和哥哥不能到中南海去看望重病的主席,直到主席病危时,华国锋同志才派人找到李敏。当时李敏住在哥哥工作的38军驻地保定。把她接去见到主席时,毛泽东主席已不能讲话,直流眼泪,还拉着李敏的手画一个圆圈,这是在怀念李敏的妈妈贺子珍呀!因为贺子珍的小名叫桂圆。主席去世后,李敏和哥哥及他们的儿子继宁去守灵。在这万分悲痛的日子里,我们全家在哥哥家设放的灵堂前祭奠主席。每当看到当时的合影,我的心情还很激动。

贺子珍得知毛泽东去世的消息哭了好几天,情绪极为低沉。这段时间在上海的贺子珍不分昼夜往我家打电话,这些电话都是我接的。

贺子珍妈妈抱怨说,李敏和哥哥没有照顾好爸爸毛泽东,毛主席是被江青害死了。2

贺子珍与贺怡

后来,当李敏和哥哥去看望她时,她一面哭一面说:“你们的爸爸去世了,临终时连儿女都不在身边,他,好可怜啊!”她再次埋怨李敏和哥哥,不该搬出中南海,没能很好地照顾爸爸,他果然被江青害死了。又说要告诉宋任穷、叶飞等老同志要注意安全。李敏与哥哥在主席的治丧活动结束后马上奔赴上海,守候在贺子珍身边,他们怕老人家经不起这个打击。

想不到老人家在悲伤流泪之后变得非常镇静,她整天不吃饭,只哀痛地对哥哥反复地说:“你们没有照顾好爸爸,他果然被江青害死了。”贺子珍妈妈她怎么能知道江青“四人帮”之流对李敏、令华哥哥的迫害,根本就不让他们接近主席,他们又怎么可能照顾主席呢?

1978年,我陪同父亲到上海参加一个追悼会,顺便去看望了贺子珍和哥哥与李敏的女儿东梅,这时的贺子珍妈妈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让人担忧了。

初进北京

1979年秋天,贺子珍一生中第一次来到了北京。这位井冈山的女英雄,全家都参加了革命,贺氏“三兄妹”在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史中赫赫有名,她的父母也是为革命牺牲的。历史就是这样捉弄人,本来她早就可以到自己为之奋斗的新中国首都居住,我曾听哥哥讲,1949年毛主席有过要把贺子珍接到北京的想法,也与岸英商量过接贺子珍妈妈到北京。

此事是主席派贺子珍的妹妹贺怡去办的,不料贺怡刚将贺子珍接到天津,康生就派人告诉贺怡,如果要接贺子珍到北京,就要开除她的党籍。

贺怡是一个武将,是毛泽覃的夫人,曾被敌人抓住后关进监狱,受了很多磨难,才回到了部队,她自然把党籍视做自己的第一生命,此事只能留下历史的遗憾。由于江青对贺子珍的长期迫害,致使贺子珍只有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才第一次来到了北京。

贺子珍来北京最大的愿望是要瞻仰与她在革命最艰苦的岁月中生死与共,相守十年的毛泽东的遗容。毛泽东是她一生的精神支柱。

哥哥和李敏陪同她到毛主席纪念堂,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花圈敬献在毛泽东的坐像前,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永远继承您的遗志,战友贺子珍率女儿李敏、女婿孔令华敬献。”当贺子珍见到主席遗容时,满面泪水横流,久久不肯离去……

就是这一年初,我父亲写信给邓小平同志,反映了贺子珍的状况。她是参加秋收起义的惟一健在的女同志,长期受江青之流的迫害,建议能增补她为全国政协委员。我父亲当时是全国政协常委。很快邓小平批示,贺子珍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

听我父亲说全国政协常委根据小平同志的批示,决定增补贺子珍为全国政协委员时需查她的档案材料。这时才发现无论上海还是北京的中组部都没有她的档案材料,这个从1926年起就投身革命的老红军战士,竟是一个没有档案的黑人。这是江青一伙人一手遮天企图把她从历史上、从现实中抹掉。

一病不起

贺子珍在301住院期间,当时的中央领导胡耀邦同志送过花篮,许多老战友来电话或看望她,她在长征路上曾经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敌人的子弹而救过的宋任穷夫妇也来看望她。她身上的子弹到她去世时也未能取出。

贺子珍盼望、等待了一生才来到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新中国首都北京,与她惟一的最亲爱的女儿、女婿团聚,她想久住北京欢度晚年。但是,根据组织的安排,贺子珍最终还是回到上海养病。

多年来,在医生精心治疗下,贺子珍病情稳定,好些时,她就回到湖南路262号家中住,犯病时就及时住进华东医院医治。但这次回到上海之后,贺子珍一病不起,病情不断加重。

1984年4月15日,哥哥正在照顾生病卧床的李敏,中办突然来电话通知说贺子珍病危,并说已准备好去上海的飞机票,要李敏、哥哥全家马上到上海去。李敏急忙爬起来,哥哥扶着她上了汽车。飞机到达上海后,他们一家直接到了华东医院。他们天天看护着贺子珍,守候在她身边。

贺子珍退烧后神智清楚时,就高兴地看着身边的亲人说:“你们是不是怕我不行了,都来了。”大家以为她的病情好转了,谁知道这只不过是回光返照。

18日晚上她的病情突然恶化,体温连续两次升高,人又处在昏迷之中,医生们紧张地进行抢救。哥哥、李敏通宵守候在外间。到19日下午贺子珍的心脏跳动越来越弱,心电图再也不显示,她终于离去了,享年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解放后康生下令:敢接贺子珍进京,开除党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