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国军高级将领胡宗南的情事

2胡宗南生于宁波镇海,是蒋介石的正宗老乡,而他一生也忠于蒋介石,蒋介石指哪他打哪,从不讨价还价,因此深得蒋介石的喜爱。蒋氏夫妇甚至要将蒋二小姐介绍给他,宋美龄没有孩子,蒋介石没有女儿,身为宋蔼龄女儿的蒋二小姐非常受宠,自称为“皇上的女儿。”而娶了孔二小姐无疑胡宗南在政治上能更加的平步青云,然而这位将军却坚守自己的爱情,拒绝了这门“皇亲”。让我们看看胡宗南的二段婚姻。

   胡宗南应该是喜欢美貌女子的,他一生唯一的两段婚姻的女主角都美貌惊人。男人是视觉的动物,喜欢美丽应该是男人的天性,无可厚非。第一段婚姻的女主角是邻家女孩,当然那时的胡宗南自己也是一个邻家男孩,他任一家小学的教员。教书生涯应该是平静而充实的,偶然一次机会他见到了漂亮的梅家二小姐,并深深地喜欢上了她。后来他央求他的镇海老乡——梅家二小姐的姐夫王稼禾牵线,男未婚女未嫁,有熟人介绍,小学教员也是个体面的工作,所以这段婚姻没有任何阻碍,胡宗南终于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胡宗南的家在乡下,梅二小姐嫁过来后与公婆相处得很好,新婚又逢假期,初尝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妻子又是自己心仪的对象,这个假期对胡宗南应该是甜蜜而又温馨的。夫妻之间应该是有着一些游戏的,比如清晨起床,胡宗南也许会帮着妻子画眉,他也许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妻子洗一头乌黑的长发,是否尽得这些闺房之乐我们不得而知,只是知道胡宗南十分爱他发妻,爱到了骨头里。那时的胡宗南还不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员,而他的妻子又是这么的年轻貌美,他的心里多少是有着一些不放心的。转眼间暑假结束了,胡宗南恋恋不舍丢下梅氏,回城去教书。梅氏缠缠绵绵将丈夫送到村口,恰逢绍兴戏班来村里演戏,村口人很多,男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向美艳的梅氏射来,胡宗南心中很是不爽。

对这位新婚的美貌妻子胡宗南心中真的是放不下,临行前,他忧心忡忡地叮嘱妻子要恪守妇道,不要抛头露面,特别是不要出来看戏。梅氏对丈夫所嘱没有在意,以为是随便说说而已。到了晚上,邻家女子跑来相邀一同去看戏,梅氏便与之携手同去了。然而胡宗南返校后,对妻子很是不放心。当晚,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又潜回家来。只见妻子房内黑着灯,一问母亲,果然她看戏去了!圣者云,防淫必禁戏,教妇在初来。自己的千叮咛万嘱咐,她竟当作耳边风,这个女人要不得!胡宗南神色骤变,立马下了弃妻的决心。其实也就是去看个戏,也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实质性的事情。只能说那时的胡宗南还青春年少,处理问题还不是很周到。但这么在意这件事也正说明了胡宗南对自己妻子的在乎,因为爱才会在乎。这里头也有一点妻子对自己话当耳边风,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气愤。

看戏归来,看见丈夫在家,梅氏诧异不已。胡宗南谎说回校以后想念不已,忍不住跑回来看梅氏,明天一大早就赶回去。听了丈夫的这番话,梅氏好不感动。女人就是禁不住男人对他好,自是曲意奉承,但自此一夜鱼水偕欢后,胡宗南便换了一副冰冷面孔,长期不回家。有时不得不回去,见了梅氏竟视同路人,不说话,不同宿。这里头有一些赌气,也有一些处罚梅氏的意思。如果梅氏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当是对丈夫小心伺候,曲意奉承,可惜那时的梅氏也太年轻了,梅氏被搞得莫名其妙,整日里坐立不安,焦思苦虑,茶饭不香。数月下来,美貌丰腴的梅氏面黄肌瘦。天长日久,父母、亲友发现问题,设法劝解。而胡宗南听后只微微一笑,不置一词。梅氏终于忍受不了这种长期残酷的精神折磨,得了疯病,发狂而死。胡宗南草草埋葬了妻子,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

1923年,因竞争校长失利,胡宗南离家出走广州,后报考了黄埔学校,成为了黄埔第一期生。黄埔毕业后,他深受蒋介石喜欢,成为了黄埔生在国军中的第一个军长,第一个兵团总指挥,第一个集团军总司令,第一个战区司令长官。但他却不婚娶。当有人要为他物色佳丽时,他常以“国难当头,何以为家”而婉拒。此事常被蒋介石引为楷模。其实此时已经成为成熟男人又见过世面的胡宗南应该是对梅氏的死心存愧疚的,“国难当头,何以为家”是个可以说出口的借口,其实还是对亡妻及自己第一段爱情的一个交待,可以看出在感情方面胡宗南是个比较感性的人。

胡宗南可能并不是一个完美情人,但他却是个忠于自己感情的人。为了拉拢他,当然也是要给孔二小姐找一个好的归宿,蒋介石、宋美龄托陈立夫说媒。很多男人会为了自己的前途结一个政治婚姻,当时来说媒,胡宗南心里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孔二小姐毕竟是皇亲国戚。但是胡宗南应该还是一个性情中人,他没有出卖自己的感情。当然也可能是孔二小姐实在是太倒男人的胃口了。

这个孔二小姐, 胡宗南打听后得知孔二小姐生性孤傲,作风浪漫,心中老大不愿意。当孔二小姐兴冲冲地主动从重庆飞抵西安“相亲”后,颇有心计的胡宗南化了妆悄悄来到孔二小姐的住处打探情况。他不见则已,一见之下,更是失望。只见这位孔二小姐短发西装,雌雄莫辨,言语粗鄙,一脸俗气。胡宗南回到住处后立即吩咐随从副官:“孔二小姐来找我,就说我军务繁忙,前方有事,我临时出差去了。”孔二小姐讨了个没趣,悻悻然打道回府。事后,胡宗南写信给陈立夫,推脱说“孔二小姐是名门闺秀,自己高攀不上。”这门婚事就此不了了之,没人再提起。戴笠手下有一名女特工,名叫叶霞翟。此人生得清纯可爱,堪称国色天香。她的职务是戴笠的机要秘书,“兼任”情妇。每次胡宗南来拜访戴笠,戴笠就让叶陪侍左右。久而久之,胡宗南的眼睛就被这位香闺美人迷住了。后来,戴笠就推托公务繁忙,让叶单独陪侍胡宗南。不久,胡宗南就落入了情网不能自拔。戴笠见胡宗南已经上钩,却突然将叶保送到美国留学。叶到美国留学后,与胡宗南保持着频繁的书信联系,他们通过书信互诉爱恋,情意绵绵。这一场分别,时间竟长达七年之久,直到1944年叶读完博士才回到国内。   叶霞翟归国后,由于抗日战争正处于非常关键阶段,胡宗南一直没有机会考虑婚娶大事。而那位放长线钓大鱼的戴笠却于1946年3月17日坠机身亡。   1947年初,蒋介石为挽救其失败的命运,采取了开国大,打沿岸两项措施。3月19日,好大喜功的胡宗南攻占延安。蒋介石得到报告后,特颁“河图勋章”给胡宗南,还将他由中将加上将衔晋升二级上将。胡宗南喜不自胜,感到功成名就,遂向蒋介石提出要结婚的请求,蒋立即允准,并送了一份厚礼。52岁的胡宗南终于当上了新郎,新娘叶霞翟虽然已经30多岁了,但依然是风姿绰约,光彩照人。

这时的人也是在变化的,从首次婚姻对妻子出门看个戏都不容,到第二次婚姻能够接受戴笠用过的人,应该说这时已经见过世面的胡宗南对待感情的事更加宽容了。胡宗南应该骨子里是喜欢那样从相貌到性格都比较女人味的女子的。

胡宗南刚到台北定居时,蒋介石送给他一幢房子,但被他拒绝了。于是胡宗南的家安置在一所非常旧的房子里。底下人说,到胡家都不敢坐沙发,一不小心沙发就坏掉了。严于律已的他对部下却非常好,很早就为他们在台北安置好了家。

胡宗南儿子的同学家里都有冰箱,只有他家没有,他儿子很羡慕那些同学。有一天回到家,发现家里多了一台冰箱,原来是父亲的老部下罗列将军送的旧冰箱。我高兴极了,就在旁边跳舞。第二天父亲回来了,一看冰箱,脸色一沉,问妻子:“冰箱哪来的?” 叶霞翟说是罗列送的。胡宗南应该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他很生气地说:“不可以!退回去!”于是他的儿子只有了一天的冰箱。

胡宗南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妈妈记账,那时他儿子常常问她一个问题:“收进来的钱没有支出那么多,该怎么办?”她告诉我,要用红笔来记。所以我从小就知道“赤字”,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他儿子会走财务这条路,知道不赚钱不行。

叶霞翟是留美博士,在大陆时,光华大学请她教书。可到了台湾,胡宗南一直不同意她再出来教书,从这一点再次看出胡宗南是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人。全家6口人的生活都靠胡宗南一个人,叶霞翟时常为钱发愁。无奈之下,她就靠写文章赚稿费。她第一次向《中央日报》投稿未中,接到退稿信,非常沮丧,还哭了一场。可是母亲是一个非常好强的人,她再写、再退,终于有一天,她的文章上了报,稿费来了,全家的生活才得以改善。从这一点看出胡宗南挑妻子是挺有眼光的,这任妻子是个很有智慧的女子。

是胡宗南的薪水太少吗?当然不是,家里经济不宽裕是因为他每个月的薪水分成三份:1/3留给“长官部”当公费运用;1/3发给澎湖长官部两位各有七八个孩子要抚养的部下;剩下的1/3寄回家里。

胡宗南退休回到台北,和妻子儿女朝夕相处,度过了短暂悠闲的时光。胡宗南喜欢儿子哭。有一次儿子因犯错挨打哭泣,他教育我说:“男儿流血不流泪,丈夫有泪不轻弹。”儿子小时候有点怕他。胡宗南对男孩子要求比较严,要求他们考到3个100分才会给奖励,奖品也仅仅是几张邮票而已。

胡宗南的身体本来一直很好,可是1960年左右,他开始感觉心脏不舒服,到医院检查,也没有查出什么大病。1961年的2月,他开始感觉不舒服。起初是咳嗽,咳得很厉害。医生检查他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但他自己都不承认,也不愿意住院。春节过后,他咳得更厉害,还有呕吐。在妈妈的百般劝说下,他才勉强同意住进医院。

1962年的大年初七那天,蒋介石带着侍从医官出现在病房。看到蒋先生来,父亲很意外,也很感动,他努力支撑着坐起来,眼含热泪,感谢蒋介石来看他。

胡宗南走得很突然。去世时他66岁的人生。他的病当然跟心情有关系,他后来的状态就是抑郁而终。父亲去世的时候,穿在身上的背心都是破的,这个背心妈妈也没舍得扔,后来又穿在我身上。按父他生前所愿,他的墓庐建在面向大海的一方,以便能“看见”遥远的家乡。蒋介石在世时,还经常到胡宗南的墓地去待一会儿,他坐的石凳子现在还在。

胡宗南去世时,大儿子15岁,小儿子才11岁,还有两个妹妹。叶霞翟要独自一人撑起这个家,非常不易。叶霞翟很少在孩子面前掉眼泪。孩子印象中,她只哭过两次,一次是丈夫去世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儿子生病的时候。叶霞翟应该是一位很坚强的女子。她很好强,她给我们的教育是,永远不要去抱怨社会、抱怨别人是否不公,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当年,台湾有一桩很轰动的案件,是黄伯韬的儿子黄效先谋杀他人被判死刑,传言说黄百韬的夫人把青天白日勋章拿出来,换了一命。案件被报道出来后,叶霞翟把我们几个孩子叫到一起,很严肃地说:“你们绝对不可以犯类似的错误,如果犯了,你们就自己死吧,我不会把你们父亲的青天白日勋章拿出来换你们的命。”

叶霞翟去世前,只留给孩子一封信。信上说,要在我的墓碑上刻着:这里安息一位艰毅不拔、永不屈服的女士,我们的母亲。她去世后,孩子们就在她的墓碑上刻下了这样的字“永不低头的女性”,她的墓就在胡宗南的墓下边,他们终于获得了永远的安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国军高级将领胡宗南的情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