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土遭恐袭有预兆 教派和解逼IS拿盟友开刀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克国际机场内的一声巨响,36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终结。29日凌晨,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宣称确认恐袭事件为IS所为。很多人不明白,为何始终作为IS最大根据地与盟友的土耳其会成为其袭击目标。但只要我们将眼光拓展到整个中东就会发现,土耳遭受此次恐袭并非意外,中东地区内的教派和解逼迫IS必须拿土耳其这个盟友开刀。

IS与土耳其已经有冲突 恐袭事件只是延续

伊拉克收复费卢杰对IS不仅是军事上的严重打击,其中包含的教派和解更从根本上动摇了IS的根基。面对伊、叙两国国内教派和解的不断加深,穷途末路的IS要想生存只能从铁杆盟友土耳其身上撕下一块肉。(资料图)

IS在2016年4月披露的一段视频显示,该组织武装人员竟用1枚俄制“短号”反坦克导弹,攻击了1辆土耳其陆军的M60T型坦克。但此前的新闻报道显示,土耳其装甲部队并未深入伊、叙两国国土,而仅仅是在边界区域进行警戒。相比伊、叙两国装备的多款美俄坦克,经过以色列升级的土M60T坦克在外形上区别明显,且其部署地域固定,发生误击中的可能性极低。换言之,至少在今天4月份,IS就已将土耳其视作战场上的打击对象。而导致IS与土耳其关系转变的根本原因,却并不来自于他们自身。此前,IS通过在伊、叙两国政府势危时发起进攻,占据了不少国土。那时相同的宗教信仰与合作关系,使IS将土耳其视作最坚定盟友,而土耳其为支持IS不惜击落俄军战机,也确实很够意思。

但现在伊拉克从IS手中夺回费卢杰,并进一步准备收复摩苏尔,叙利亚则在攻克IS“首都”拉卡的作战中取得重大战果,完成了对该城的包围,IS的处境已变得愈加艰难。甚至此前久未露面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都亲临前线视察,与士兵共进斋月晚餐。但对IS更为不利的是,伊拉克对费卢杰的收复背后,隐含着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教派和解。要知道伊拉克部队主体由什叶派构成,但费卢杰却是逊尼派的大本营。但有意思的是,在费卢杰被伊拉克政府军收复的过程中,尽管有8万逊尼派难民逃出城外,但他们却都在什叶派聚集地找到了避难所。这预示面对IS的更大威胁,至少在平民阶层,什叶派与逊尼派已趋于达成和解。要知道,教派冲突是IS赖以做大做强的根本,而教派和解则意味着IS生存基础的崩塌。

伊叙国内教派和解将IS逼上绝路 土遭报应

土耳其政府官员不会像普通民众那样在恐袭中惨死,但执拗、死板、缺乏活力与黑白不分的他们才是整个事件的真正元凶。近日土耳其已就击落俄战机向俄道歉,但世界是否还会接纳这个恐怖主义、世界公敌的帮凶呢?(资料图)

面对在伊、叙两国国内生存基础的崩塌,土耳其就成了IS最后的生存希望。按照IS的算盘,其可以打着消灭库尔德武装的旗号,将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武装也纳入其打击范围,从而希望能对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控制区进行渗透。当IS在伊、叙两国丧失立足之地时,能通过消灭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力量获得根据地。同时,伊、叙两国也不会深入土耳其境内对IS进行打击。但这却是土耳其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土耳其要的是彻底消灭国内库尔德控制区的分裂倾向,如果IS占据该国境内的库尔德地区,不仅分裂倾向不会有丝毫减轻,IS对土国内的宗教渗透也是现在的库尔德人完全不能比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土耳其要在土伊、土叙边境部署重兵,根本目的之一就是避免IS大规模进入国内。

面对土耳其的拒绝,尽管IS并没有像面对伊、叙两国那样凶相毕露,但还是使出了其惯用手段,即通过恐袭造成对方国内紧张局势,同时发起战场上的袭击。尽管土耳其的整体军力远超伊、叙,但其始终未将IS视作核心威胁并进行备战。相比已与IS鏖战数年的伊、叙两国,土耳其的军力优势,很难在与IS的冲突初期显现出来。因此IS初期以主力发起突然袭击,在土耳其库尔德区取得一定战果,同时也在伊、叙两国国内发起有限攻势。IS通过这种方式向土耳其显示自己仍是打击伊、叙两国什叶派政府的重要力量,自己在土耳其库尔德去的有限行动也使土耳其明白,IS的诉求仅仅是在该地区取代库尔德人。最终IS试图在土耳其的踌躇中在土耳其库尔德地区造成既成事实,并获得土耳其的默许。

30余人的惨死令人痛心,土耳其政府官员不会像普通民众那样在恐袭中惨死,但执拗、死板、缺乏活力与黑白不分的他们才是整个事件的真正元凶。近日土耳其已就击落俄战机向俄道歉,但世界是否还会接纳这个恐怖主义、世界公敌的帮凶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土遭恐袭有预兆 教派和解逼IS拿盟友开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