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哪位开国将军被称为蒋介石身边最危险的“共谍

他是蒋介石的亲信,曾任“委员长侍从室高级参谋”,被蒋纬国称为“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李克农称他为“隐形人”,周恩来说他是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朱德称赞他立了奇功……

韩练成将军是当代中国军界的一个异数,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不是黄埔军校出身,蒋介石却“钦赐”他为黄埔军校三期毕业生,可以佩剑出入蒋氏侍从室。他为了追求信仰,从国民党走向共产党,曲折的入党经历与坚定不移的抉择,先后多次被搬上银幕。

与共产党失之交臂

韩练成1908年出生于宁夏同心县一个贫农家庭,8岁开始给人干活,12岁进私塾,一边念书,一边帮工。1925年,韩练成以“韩圭璋”之名考进宁夏西北陆军第七师(师长马鸿逵)军官教导队,随军北伐。

1926年,韩练成所在部队改编为国民联军(总司令冯玉祥)第四路军(军长马鸿逵)。

韩 练成当兵后,作战勇敢,先后升为排长、连长、营长。在北伐进军途中,韩结识了担任联军总政治部部长的共产党员刘伯坚和任第四集团军政治处处长的共产党员刘 志丹。刘志丹觉得韩练成本质善良,就向他讲革命道理,要他做革命的人。不久韩练成加入共青团。(习仲勋、马文瑞《善做团结工作的模 范——纪念刘志丹同志诞辰95周年》,《人民日报》1998年10月18日)在刘伯坚、刘志丹的引导下,韩练成 接受了进步思想,并被确定为入党培养对象。但由于他的联系人吴某因病未随军东进,故未能办理入党手续。1927年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刘志丹被联军总 司令冯玉祥“礼送出境”,回到陕北组织革命武装。韩练成因此失去与共产党组织的联系,随冯玉祥部转战河南、山东等地,由于才干出众,屡立战功,韩很快被提 升为五十九团团长,旋改任骑兵团团长,受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指挥。白将本部一团骑兵和韩部合编为骑兵集团,以韩为司令,后改为骑兵旅,韩为旅长。

1929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曾经称兄道弟的蒋介石、冯玉祥反目成仇,兵戎相见。精于权术的蒋介石派人以重金收买了西北军阀马鸿逵。马投蒋倒冯,被改编为讨逆军十五路军,马任总指挥,驻守徐州。

1930 年,中原大战爆发,蒋、冯主力鏖战豫东。其间,冯玉祥得悉蒋介石在归德(今商丘)车站的“列车行营”坐镇指挥。事不宜迟,擒贼先擒王,冯玉祥派出得力部 队,果断地包围了“列车行营”。马鸿逵接到情报,深知此次救驾非同小可,万一闪失,蒋委员长性命难保,自己也将命丧黄泉。他想来想去,认为只有智勇双全的 韩练成才能担此重任。

韩练成时任马部六十四师团长,守备归德。他接到任务后,不惜一切代价,带队连夜杀进冯玉祥设置的包围圈。天亮时分,终于将蒋介石从重围中解救出来。

自北伐以来,这是蒋介石第二次遇险。危难过去,韩练成登上列车,以下级的身份郑重向蒋报告战斗经过。大难不死的蒋介石连连称赞,询问他是黄埔军校第几期的学生——在蒋看来,这样临危不惧英勇善战的将领,一定是黄埔军校生。

问话令韩练成一时摸不着头脑,当他反应过来,如实报告自己并非黄埔军校毕业,并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出身和经历。蒋介石听了微笑着点了点头。据蒋身边的人说,蒋介石对下属一向不苟言笑,如果对人笑了,证明对这人十分欣赏或者将有重用。

果然,蒋介石亲下手谕:“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见危授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生,列入(黄埔)学籍,内部通令知晓。”这项特殊命令使韩练成立即成为国民党军队中令人瞩目的人物。

在国民党的要人们看来,韩练成被蒋介石“赏穿黄马褂”,从此前途无可限量。然而,获此殊荣的韩练成,并不怎么看重蒋介石的这一命令。他向往的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为人民翻身求解放的革命。

1935年秋,韩练成由蒋介石特批,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深造,与冯玉祥等120名将官学员同窗3年。在这里,他结识了桂系军阀白崇禧的副官石化龙。石多次将韩介绍给李宗仁和白崇禧,劝说他们重视这位战将。

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白崇禧推荐韩练成担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并指派其为李、白两人与各方联络的军事代表。已被蒋介石钦点列入黄埔系的韩练成,此时进入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桂系。

8 月中旬,韩练成陪同白崇禧会晤在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中共高级将领,商谈合作抗日等问题。白崇禧向周恩来等人介绍韩练 成:“北伐时,他是我们东路军的骑兵集团司令,跟我一直打到山海关。”韩练成对曾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和军校教授部副主任的叶剑英久仰大名,如今 见面,感到非常亲切。像其他黄埔系军官一样,韩练成对周恩来、叶剑英敬礼,尊称为“老师”。这是叶剑英与韩练成的首次见面相识。

9月23日,经过国共两党代表六次正式谈判,蒋介石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1938年初,侵占南京的日军北渡长江,侵占济南的日军南渡黄河,8个师团5个旅团约24万人以徐州为目标,北南对进,津浦路一线大战在即。

3 月上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由韩练成联络、安排,会见奉命到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的白崇禧,商讨津浦路 作战方案。会见中,白崇禧告诉周恩来、叶剑英:“韩练成刚刚任了第十六集团军一七师副师长兼五八旅旅长,还是我们的联络代表。如果贵军在广西有什么事情, 请不必客气。德公在,我在,找我们,我们不在,找他。”会见后,韩练成赶往广西就职。

3月22日,日军第十师团兵至台儿庄,被沿运河而防的孙连仲部强力阻击,激战及旬,4月7日,歼灭日军精锐部队近2万人,取得“台儿庄大捷”。

1940 年3月初,蒋介石在重庆召开各战区军以上参谋长会议。韩练成作为第十六集团军副参谋长出席,与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座位相邻,交谈甚欢。会上,蒋介石 把冬季攻势失败的责任全推到十八集团军身上,说十八集团军“游而不击”,“破坏抗战,制造摩擦”。随后,国民党有几个战区和集团军的参谋长相继发言,大肆 攻击八路军。3月8日,针对国民党的种种恶意攻击,叶剑英在发言中以大量事实详细说明十八集团军抗日是坚决、积极和英勇的,并以具体事实证明华北敌后的摩 擦问题,错误完全在国民党军队。叶剑英的发言有理有据,使韩练成等许多人心悦诚服。

1941年1月4日,“皖南事变”爆发,这对韩练成刺激极大。他不愿意在民族抗战的关键时期,看到他正在追随的白崇禧积极参与反共。“皖南事变”后,叶剑英从重庆返回延安,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参谋长兼十八集团军参谋长,与韩练成的接触就比较少了。

让周恩来大吃一惊的“接头人”

1942年2月,韩练成升任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晋升中将军衔。不久,国防研究院在重庆成立,蒋介石兼任院长,指名调韩练成为第一期研究员。

1943 年5月,韩练成从国防研究院毕业,被蒋介石调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担任高级参谋,同时担任参谋总长办公室参谋组长。由于中原大战救蒋有功、军衔 较高等因素,韩在侍从室内的地位比一般的参谋要高一些,也被人称为“组长”。蒋曾亲自介绍儿子蒋经国、蒋纬国与韩认识,他们称韩为“师兄”,韩自然而然地 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将领,在大批黄埔将领中也建立起牢固的关系。后来当蒋纬国得悉韩练成的真实身份时,感到非常震惊,认为这是“隐藏在老总统(蒋介石)身边 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韩兢《“要党员不要上将”的韩练成》,《百年潮》2005年第7期)

6月,经过缜密的考虑,韩练成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周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与周恩来的第一次单独会面。

由 于与周已不是初次见面,又有“黄埔师生”关系,谈话直入主题:韩练成向周恩来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谈了自己对当前军事、政治形势的看法,明确表示要投身 革命,要求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则谨慎地表示,目前国共合作,共产党不在国民党内部、国军上层发展党员,希望韩在国统区,在蒋、桂高层好好工作,为国家、为 抗日统一战线作贡献。在谈话就要结束,准备分手时,周突然问:“韩参谋长,你是桂系将领,刚才你说在西北军为焕公(冯玉祥)解围,是怎么回事?”韩介绍了 他与冯的渊源,周又问:“那么,‘四一二政变’前后,你也在西北军了?有一位,也姓韩,叫韩圭璋的人,你认识吗?”韩练成惊呆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韩圭 璋。”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你就是?”周告诉韩,他是从刘志丹处知道韩圭璋的。

从此,韩确定了与党的同志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 秘密工作。韩严格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从整体战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业的大战略为目标,直接参与制定或影响国民党的既定战略;除了周或周本人指定的王若飞、 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之外,绝不接触党的其他地下组织及党领导下的各种武装力量。

1944年7月,韩练成调回广西,任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在多次军事会议上,与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座位相连,互通情况更为方便。

1945年2月,在蒋桂两方面都深受信任的韩练成被任命为第四十六军军长。9月,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兼任海南岛防卫司令官,接受日军投降。同时,他还得到蒋介石的密令,让他消灭那里的一切共产党领导的军队。

到 海南前夕,韩练成接到周恩来的亲笔信:“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无损大计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 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做多少,由你酌定。”(韩练成《回忆在海南的一段经历》,《广东党史资料》第5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85年 版)

在此期间,蒋介石曾多次派何应钦、宋子文、张发奎等人到海南岛视察,当面催促他安排“剿共”,但韩练成都以种种机智而充足的理由搪塞过去,尽量保护那里的共产党人。

莱芜战役关键时刻,他去了哪里?

1946年10月上旬,时任国防部部长的白崇禧调韩练成的整编第四十六师(即原第四十六军)在上海吴淞口登陆,表面上是负责警备宁沪线、策应江北、保卫南京,实质却是想将大别山区的桂系势力与其连在一起,等待时机,对蒋逼宫。

在 上海停留期间,韩练成在白崇禧公馆与中共代表团成员董必武会晤,向董必武报告了蒋介石主持召开的最高作战会议关于发动全面内战的战略计划,以及对西北、山 东两个主要战场的战略部署。当时,韩练成按照国民党当局的命令,正准备率整编第四十六师调到山东莱芜一线。他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专程从南京赶到上海,找董 必武请示到山东后的行动方针。董必武向韩练成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坚决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军事进攻的指示,交代了任务以及与华东野战军联系的办法。8日,董必 武电告陈毅、张云逸、黎玉,韩练成已从华南调山东,不愿内战,请派人与之联系。(《董必武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版)

1946年底,韩练成率领整编第四十六师被调至山东战场参加进攻解放区。华东野战军党组织很快就与韩练成接上了关系。陈毅为了便于与韩联络,派魏文伯、舒同化妆潜入韩部,作为党组织与韩练成的秘密联络人。

1947 年1月,国民党军队分南北两线展开攻势,企图同华东野战军主力在沂蒙山区决战。韩部整编第四十六师刚换上美式装备,是北线李仙洲集团的王牌军之一。华东野 战军准备在运动战中诱歼李仙洲集团于莱芜一带,希望韩练成能发挥内应作用。由于蒋介石与桂系的矛盾,李宗仁和白崇禧指令韩练成避免牺牲,保存实力,这就为 韩配合中共提供了方便。华野司令部随即派了杨斯德、解魁到韩部潜伏,一个当秘书,一个当高级情报员,暗中协助韩练成。

当韩部被解放军分割包 围之初,韩练成本应率部起义,但情况有变,韩无法操控部队阵前倒戈,于是只好按照预先与中共方面约定的“第二方案”实施。韩在战斗惨烈进行的关键时刻,突 然率领12名亲信离开指挥岗位,使该军陷入混乱状态,造成全线动摇。战役全面打响后,华野的几个纵队一块出击,从莱芜到口镇这片狭窄土地上,不到两小时, 李仙洲的几万大军就被歼灭殆尽,李仙洲、韩浚等21名将级军官全部被俘。这就是当年震动南京朝野的莱芜战役。时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二绥靖区司令王 耀武得知消息后大为震惊,骂道:“5万人,不知不觉三天就被消灭光了。老子就是放5万头猪在那里,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

关键时刻,韩练成到底去了哪里?这困扰了李仙洲26年。1973年,李仙洲获特赦后,还是周恩来总理给他解开了这个谜团。

陈毅后来高度评价韩练成的贡献,并说:“莱芜战役第一功,应是恩来同志和董老。”韩练成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已载入史册。(新华社发表的华东前线战报中唯独不提韩练成,实际上是为了配合韩练成继续潜伏。)

1948年10月下旬,韩练成因身份暴露,在老朋友周士观的安排下,秘密从上海乘飞机转道香港,几经辗转,到达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西柏坡的小砖房里,毛泽东在欢迎韩练成的简单家宴上愉快地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不久,中共中央决定韩练成到西北工作,担任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随后,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

“要党员不要上将”

1950 年1月,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张治中曾当着彭德怀、习仲勋的面说:我问过周总理,韩练成“是蒋身边的红人,并非常人从表面上看到的‘杂牌’军人,也 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也会跟共产党走?”周答:“这正是信仰的力量。”(韩兢《“要党员不要上将”的韩练成》)

1950年5月,受周恩来的委托,经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介绍,韩练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终于实现了20多年来的入党夙愿。

1951 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在南京成立。学院初创之际,刘伯承院长广罗人才,聘请郭汝瑰等上百名原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的高级将领到军事学院任教。曾 在南京陆军大学深造、在重庆国防研究院做过研究员的韩练成,虽然远在兰州,也被刘伯承院长“收入囊中”,邀请他为军事学院做了部分教学研究工作。韩练成对 刘伯承的兵学造诣非常钦佩,欣然从命,将自己多年研究成果全盘托出。刘伯承则对韩练成撰写的“合成军队”、“瘫痪战略”、“训练基地”、“军官养成”等学 术论文颇感兴趣,认为很有创意。

1955年9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典礼仪式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叶剑英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

在 评定军衔过程中,叶剑英和韩练成均要求低评一级,表现了高风亮节。当时,中央议定,中央军委委员一律评为元帅。叶剑英因病没有参加中央军委召开的讨论军衔 问题的座谈会,当他看到彭德怀、罗荣桓给毛主席的报告时,作了注明:“我诚恳请求,我最多摆在大将的军衔上。这是历史的定评。”(郭志刚《关于新中国元帅 军衔的评定问题》,《军事历史》2007年第1期)韩练成时任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授衔前,周恩来曾征求他的意见:根据他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 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若按他的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将被授予中将军衔。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 什么上将、中将?何况,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韩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 不仅没有接受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对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连看都没看就一次性地交了党费。

1960年,取代彭德怀担任国防部部长 的林彪开始推行“政治挂帅”、“四个第一”、“三八作风”,韩练成的学术思想和“旧军人作风”显得不合时宜,因而在军事科学院受到重点批判。在这次批判 中,凝聚他多年心血的关于国防现代化、正规化的大部分手稿被拿去“分析”、“批判”,以致散失。他一怒之下,将其余手稿付之一炬。若干年后,每每提起这把 火,他都痛惜不已。

晚年无意复出

1966年“文革”爆发后,韩练成感到很不理解。 1967年春,当陈毅、叶剑英等元帅拍案而起“大闹怀仁堂”,对林彪、江青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被打成“二月逆流”时,韩练成十分同情和支持“三老”(李 富春、谭震林、李先念)、“四帅”(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1967年7月,他写《蜀葵》一诗,寄托自己对老帅们的思念之情。他在序中说:“连 日骤风暴雨,园中群芳零落,唯蜀葵独立挺拔,感而有作,远怀陈总。”

林彪事件后,中央决定由叶剑英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在陕西临潼干休所的韩练成得知消息后,与被贬黜在临潼任装甲兵副司令员的程世才等人畅饮相庆。

1978 年2月,韩练成作为军队特邀委员出席第五届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在此前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曾多次直接或间接地向韩练成 发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问询,韩练成无意复出,以诗词代言寄达叶帅,有《中秋夜坐偶得(兼答叶帅)》一首:

年年秋雨送秋光,今夜天晴净夜长。

老去时逢新际遇,梦回屡省旧词章。

身闲不觉人心险,风疾犹闻桂子香。

绣女炫工她自得,庸才碰壁我何妨?

早惊白发羞看剑,肯为浮名斗巧妆?

吟罢哑然无说处,半窗落月照清凉。

韩练成晚年虽年事已高,但仍十分关心国家的和平统一大业,特别怀念台湾的亲朋故旧,渴望祖国早日实现和平统一。

1984年2月27日,韩练成走完了传奇的一生,终年76岁。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对其一生作出了高度评价,他长期的“隐形将军”身份,也逐渐公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哪位开国将军被称为蒋介石身边最危险的“共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