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简约军事网
简约不简单

中国损失最大的叛逃事件——俞强声叛逃

俞强声,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黄敬(俞启威)长子,康生养子,在文革中曾任一打三反专案组组长,后任国家安全局北美情报司长。1985年,时任中国国家安全部外事局主任的俞强声抛弃中共, 叛逃到美国。这是中共历史上最严重的四次叛变事件之一,也是四次中最早的一次。由于俞强声的叛逃,导致中国在美国潜伏40余年的间谍金无怠被捕。

生平

俞强声出身绍兴世代官僚家族俞家,历经百年而不衰。家族成员涉及海峡两岸政界、军界、学界、商界,人脉广阔,名人辈出不穷。其曾祖为晚清进士俞明震,其堂叔公为前中华民国国防部长俞大维,俞大维之孙、前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的曾外孙、蒋经国的外孙俞祖声是其堂弟。

俞强声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文革时期任一打三反的专案组组长。随后担任国家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

叛逃

曾担任中国国家安全局北美情报司司长,任职期间被中情局派驻北京联络处的中情局特工策反,并得到代号“飞机人(Plane man)”。1986年5月,身为中国国家安全局干部的俞强声叛逃美国。他的叛逃导致中国在美国潜伏40余年的间谍金无怠的被捕。之后在中情局保护下隐名埋姓,从此退出公众视野。有说法说他在两年后被中国国安人员在南美于海中溺毙。还有说是中国特工在他到南美旅游时在他的食物中下了放射性盐。但是以上消息均未得到中国官方的宣布或者承认。

80年代安全部处长俞强声(现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哥哥)的叛逃,直接导致中国在美国潜伏40余年最杰出间谍金无忌的被捕,金时任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不但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决定性研究报告,还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源源不断的交给中国,使我在外交上从容不迫,掌握主动。金的被捕是中国对美国情报战最重大的损失,三年后金在监狱中离奇自杀身亡。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可以说些真相。金无忌是国安部领导亲自操控的间谍,以俞强声的密级接触不到金,但俞是原部长的秘书,其利用去部长办公室串门翻阅卷宗而推断出金,进而献给美国作为变节见面礼。不过叛徒终究没有好下场,中国国安部展开全球追杀,俞虽受美国政府名义上保护,可还是在2年后被我方5名特勤人员追到南美某国于海中溺毙身亡。事后指挥此次行动的大队长荣升重要职位。

《内部间谍》说,以俞强声在国安部的地位与职权而言,并没有资格获悉金无怠的任务,但在CIA的指示下,俞强声很积极地找线索,中情局并为俞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

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于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CIA的间谍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强声立即通知CIA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俞强生也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XX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1986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CIA特工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CIA特工表示欢迎。俞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CIA安排到美国。

1986年9月1日,法新社独家报导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同年9月5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1990年3月17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尽管在帮助美国除掉金无怠上,俞强声立了一大功,也得到像李洁明这样的老特工以及美国媒体的“高度赞扬”,但《内部间谍》引用FBI调查人员的话说,“飞机人”也把他们“害”惨了,因为他在提供情报和线索时,至少犯下两个错误,而这两个错误却让FBI调查人员白跑了两年。

负责调查金无怠的探员指出,“飞机人”的第一个错误是,他在情报中称这名渗透进美国情报部门的中国间谍是“现有的雇员”,正是这条线索让FBI几乎调查了所有在情报系统工作的华裔雇员,调查人员也从来没有视线放在已退休的雇员身上,仅这个错误就让FBI走了一年的弯路。

若从这一点来看,俞强声这个“飞机人”也把当时在美国情报系统工作的华裔雇员害惨了,FBI曾对这些华人展开了将近一年的内部调查。若是按照CIA的相关规定,这些人可能都要接受测谎。
“飞机人”在情报中犯的第二个错误是,他说渗透者赴中国旅行搭乘的是泛美航空公司的航班,这让华盛顿和纽约的FBI探员一直围著泛美航班转,直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一位在纽约工作的探员路过一家航空售票处时,灵机一动,进去咨询订购飞往中国的机票,才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纳入调查范围。

正是因为这个灵机一动,联邦调查人员才意识到,两个航空公司飞往中国的航班只差一天时间,而中国间谍因暴风雪晚点的那个航空,其抵达日期正好与“飞机人”所说的相一致。于是,立即要求三藩市的调查人员把所有的海关入境卡调出来,送往华盛顿。最后才让金无怠的名字出现在FBI的嫌犯名单上。

这些对FBI来说,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他们最后也表示,“飞机人”肯定不是在故意“捉弄”他们。可当初在调查工作一次次走到死胡同时,FBI对这个中国情报来源便产生怀疑,甚至还多次对其进行试探和考验。

家族成员

俞强声又名俞真三(Yu Zhensan),《内部间谍》这本书即以Yu Zhensan称呼俞强声。俞强声是现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出身名门,他父亲俞启威,又名黄敬,曾介绍江青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她的情人。(chine
俞启威是浙江绍兴人,也为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堂侄。俞启威后与史学家范文澜之妹范瑾结婚,育有俞强声和俞正声二子。俞大维的孙子亦按照俞家“大、启、声、振、家、邦”辈份排列,取名为俞祖声。俞启威曾任天津市长、一机部长,五十年代末病死。

判逃始末

有记者据加拿大前特务霍夫曼《内部间谍》一书,揭开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告发金无怠的俞强声为中国叛逃美国的情报高官,是现任大陆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目前在美隐居,受中情局保护。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Plymouth)公务轿车,专程到华府附近的亚历山大利亚(Alexanderia)敲金无怠住家的大门。金无怠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给中国情报单位的事情,他们想请教金无怠几个问题,也许对案情会有帮助。金无怠毫无疑心地邀请三名探员到饭厅坐下来谈,并说很愿意回答问题。
六个小时后,金无怠被逮捕了。联调局指控金氏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三十年期间,偷窃大量情报给北京,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是中国潜伏在中情局的间谍。神情虽显惊惶,但态度仍保持镇定的金氏,当场向探员认罪,坦白承认三十年来一直向中国提供情报。金无怠很从容地向探员述说他开始为中共当间谍的往事,他从北平燕京大学开始讲起。
金无怠被捕的消息传开后,震撼美国华人社区和海峡两岸,华文媒体连日大篇幅报道这项新闻。金氏被捕三个月后,却在维珍尼亚州曼纳沙斯(Manassas)监狱自杀身亡,死时六十三岁。金氏是用塑胶袋蒙住头部,再用一条鞋带系紧袋子,窒息而亡。金氏的死亡,使这桩间谍案更加离奇、诡谲。再加上一九八六年九月,中国资深特工俞强声叛逃美国事件曝光,大家马上联想到俞强声投奔美国和联调局破获金案的关系。
二十多年来,北美华人社区和两岸并未忘记金案,网络上亦常出现有关金无怠与俞强声的捕风捉影之谈,然皆欠缺可信度。曾获加拿大麦基尔(McGill)大学政治学硕士并在加国情报局反间组中国科做过八年特工的作家陶德·霍夫曼(Tod Hoffman)最近推出细心研究和采访的着作,深入探讨金无怠事件,书名为《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国对中情局的渗透》(The Spy Within : Larry Chin and China’s Penetration of the CIA)。这本由美国新罕布什州汉诺瓦(Hanover)市史特福斯(Steerforth)出版社出版的三百零九页着作售价美金二十六元九角五分,可说是有关金案的第一部完整、详尽的英文专书。为本书搜集资料时,曾获得当过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中情局老特工李洁明(James Lilley)协助,并曾和参与逮捕金无怠的联调局探员以及金氏的中情局同事访谈。


金无怠毕业於燕京大学
金无怠於一九二二年八月十七日生於北京(二十年代末北伐成功后易名北平,一九四九年再改回北京),一九四零年进入燕京大学,中间辍学多年,为英、美驻华单位做事,一九四七年始毕业於新闻系。金氏向联调局自白说,他的燕大左倾王姓室友介绍他认识一名中共党工,这名党工希望他在美国驻华机关做事,为中共搜集情报,金氏一口答应。一九四八年金氏任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开始他的间谍生涯。网络盛传他在一九四四年被大陆吸收当间谍,并不正确。
一九五零年五月,金无怠随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迁移香港。一九五一年六月底朝鲜战争(韩战)爆发,金氏被派往韩国协助美军讯问中国战俘。据金氏日后口供,他在韩战期间,常把美军动态和战俘营情况秘密通报中共。一九五二年五月,金氏调至冲绳中情局所辖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担任语言专家,直至一九六零年十二月。一九六一年一月,金氏移往对外广播情报处加州圣罗莎(Santa Rosa)办事处;一九六五年一月归化为美国公民。五年后圣罗莎办事处关闭,金氏向纽约联合国总部申请工作,因健康关系未获录取。但设在维珍尼亚州罗斯林(Rosslyn)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总部仍聘他上班。一九七零年,金氏获提升为中情局译员兼分析员的职位,可以接触到最机密情报。一九八一年七月一日,金氏自中情局退休,获副局长尹曼(Bob Inman)颁发奖章。事实上,金氏在中情局近三十年,考绩极好,屡获表扬。
一九八二年十月,联调局突接获中情局紧急密码电报,中情局说有一名中国间谍渗透该局,但一直查不出什麽人,希望联调局介入调查。据事后得知,告知中情局有中国间谍埋伏的人,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外事局局长俞强声,俞氏又名俞真三(Yu Zhensan),《内部间谍》这本书即以Yu Zhensan称呼俞强声。俞强声是现任大陆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出身名门,他父亲俞启威,又名黄敬,曾介绍江青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她的情人。俞启威是浙江绍兴人,亦为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堂侄。俞启威后与史学家范文澜之妹范瑾结婚,育有俞强声和俞正声二子。俞大维的孙子亦按照俞家「大、启、声、振、家、邦」辈份排列,取名为俞祖声。俞启威曾任天津市长、一机部长,五十年代末病死。


俞强声是康生乾儿子
俞强声毕业於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是中共特务头子康生的干儿子,经康生推荐进入特工机构。尼克逊总统於一九七二年二月访华之后,美国开始在北京设立联络处,李洁明於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五年期间,出任中情局派驻北京联络处的首任代表。《内部间谍》一书明确地说,俞强声是被联络处的中情局特工所吸收,显然是指李洁明的继任者。至於李氏本人是否涉及「策反」,《内部间谍》并未明讲。霍夫曼认为俞强声很可能是在一九八一年被中情局收买。
以俞强声在国安部的地位与职权而言,并没有资格获悉金无怠的任务,但在中情局的指示下,俞强声很积极地找线索,中情局并为俞氏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Planesman)。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於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中情局的间谍(即金无怠)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氏立即通知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俞强声亦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XX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一九八六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中情局特工(handler)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中情局特工表示欢迎。俞氏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中情局安排到美国。一九八六年九月一日,法新社独家报道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同年九月五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一九九零年三月十七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比俞正声大几岁的俞强声(俞正声生於一九四五年,俞强声生年未详),在中情局保护下隐名埋姓,从此「消失」。中国大陆网络两三年前开始盛传俞氏已遭中共特工毒死,又说被中共特工追到南美洲海中溺毙。这些说法也许是中国大陆爱国网民不齿俞氏行径所编造出来的天方夜谭。俞强声和向中情局告发台湾秘密发展核武的张宪义,都是中情局最得意的策反杰作。
金无怠为大陆提供大量情报,但有不少人认为这些「情报」并非特别机密,而是经过过滤的资料。金氏接受侦讯时,坚认自己并没错,他说他爱美国也爱中国,并称他向大陆提供情报,对中美两国都有好处。金氏一再向联调局和法庭表示,毛泽东是在看到他提供的情报后,才放心与美国接触。参与逮捕金氏的联调局探员莫尔(Paul Moore)亦承认:「事实上,金无怠对美国是做了一些好事。」
联调局说,金无怠三十多年来从大陆方面获得了不少好处,并得到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奖金。金氏常到香港、澳门、多伦多、北京和温哥华等地交付情报,以香港最多。大陆亦多半把钱存放於香港某银行,帐户则用别名。金氏好赌,是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常客,每次输赢很大;金氏亦善於投资房地产,在华府一带拥有不少房子和公寓

大陆否认与金之关系
金无怠与元配仇女士(Doris Chiu)生了三个孩子(现皆已中年,都住在美国),一九五九年离婚;后娶周瑾予(Cathy Chou Chin),金与周是在冲绳从事广播工作时认识,周是播音员。周瑾予一九九八年曾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台湾东皇出版),为其夫伸冤。周女士认为金无怠的「自杀」,疑点甚多;金无怠曾要求她到北京面见邓小平,提出美中交换条件,让他回到中国的建议,但大陆否认与金氏有任何关系,周女士极为不满。其时大陆外交部发言人XXX曾公开表示:「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道理。」金无怠死后,移居旧金山的周瑾予曾向报人陆铿表示,她完全不知道丈夫从事间谍行径。她说:「我不知道是他行迹高明,还是我麻木不仁。我们结婚这麽多年,很奇怪,不知道他在做些什麽。」

俞强声,从中国叛逃美国的情报官员。

    俞强声是中国前第一机械部部长黄敬之子,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文革中一打三反的专案组组长。曾担任中国国家安全局北美情报司司长,任职期间被中情局派驻北京联络处的中情局特工策反,并得到代号“飞机人(Plane man)”。1986年5月,身为中国国家安全局干部的俞强声叛逃美国。他的叛逃导致中国在美国潜伏40余年的间谍金无怠的被捕。之后在中情局保护下隐名埋姓,从此退出公众视野。有说法说他在两年后被中国国安人员在南美于海中溺毙[1]。还有说是中国特工在他到南美旅游时在他的食物中下了放射性盐[2]
但是以上消息均未得到中国官方的宣布或者承认。
80年代安全部处长俞强声(现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哥哥)的叛逃,直接导致中国在美国潜伏40余年最杰出间谍金无忌的被捕,金时任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不但为美国政府制定对华决策提供决定性研究报告,还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底线等绝密情报源源不断的交给中国,使我在外交上从容不迫,掌握主动。金的被捕是中国对美国情报战最重大的损失,三年后金在监狱中离奇自杀身亡。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可以说些真相。金无忌是国安部领导亲自操控的间谍,以俞强声的密级接触不到金,但俞是原部长的秘书,其利用去部长办公室串门翻阅卷宗而推断出金,进而献给美国作为变节见面礼。不过叛徒终究没有好下场,中国国安部展开全球追杀,俞虽受美国政府名义上保护,可还是在2年后被我方5名特勤人员追到南美某国于海中溺毙身亡。事后指挥此次行动的大队长荣升重要职位。

《正在进行的谍战》:俞强声在北京这样跟CIA接头
 尽管在帮助美国除掉金无怠上,俞强声立了一大功,得到像李洁明这样的老特工以及美国媒体的“高度赞扬”,但《内部间谍》引用FBI调查人员的话说,俞强声也把他们害惨了,他在提供情报和线索时至少犯下两个错误,让FBI调查人员白跑了两年。

  康生的干儿子害惨FBI
俞强声又名俞真三(Yu Zhensan),《内部间谍》这本书即以Yu Zhensan称呼俞强声。俞强声是现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出身名门,他父亲俞启威,又名黄敬,曾介绍江青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她的情人。(chine
俞启威是浙江绍兴人,也为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堂侄。俞启威后与史学家范文澜之妹范瑾结婚,育有俞强声和俞正声二子。俞大维的孙子亦按照俞家“大、启、声、振、家、邦”辈份排列,取名为俞祖声。俞启威曾任天津市长、一机部长,五十年代末病死。

  俞强声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是中共特务头子康生的干儿子,经康生推荐进入特工机构。《内部间谍》说,以俞强声在国安部的地位与职权而言,并没有资格获悉金无怠的任务,但在CIA的指示下,俞强声很积极地找线索,中情局并为俞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

  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于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CIA的间谍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强声立即通知CIA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俞强生也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XX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1986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CIA特工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CIA特工表示欢迎。俞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CIA安排到美国。
    1986年9月1日,法新社独家报导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同年9月5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1990年3月17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尽管在帮助美国除掉金无怠上,俞强声立了一大功,也得到像李洁明这样的老特工以及美国媒体的“高度赞扬”,但《内部间谍》引用FBI调查人员的话说,“飞机人”也把他们“害”惨了,因为他在提供情报和线索时,至少犯下两个错误,而这两个错误却让FBI调查人员白跑了两年。
    负责调查金无怠的探员指出,“飞机人”的第一个错误是,他在情报中称这名渗透进美国情报部门的中国间谍是“现有的雇员”,正是这条线索让FBI几乎调查了所有在情报系统工作的华裔雇员,调查人员也从来没有视线放在已退休的雇员身上,仅这个错误就让FBI走了一年的弯路。
    若从这一点来看,俞强声这个“飞机人”也把当时在美国情报系统工作的华裔雇员害惨了,FBI曾对这些华人展开了将近一年的内部调查。若是按照CIA的相关规定,这些人可能都要接受测谎。
    “飞机人”在情报中犯的第二个错误是,他说渗透者赴中国旅行搭乘的是泛美航空公司的航班,这让华盛顿和纽约的FBI探员一直围著泛美航班转,直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一位在纽约工作的探员路过一家航空售票处时,灵机一动,进去咨询订购飞往中国的机票,才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纳入调查范围。
    正是因为这个灵机一动,联邦调查人员才意识到,两个航空公司飞往中国的航班只差一天时间,而中国间谍因暴风雪晚点的那个航空,其抵达日期正好与“飞机人”所说的相一致。于是,立即要求三藩市的调查人员把所有的海关入境卡调出来,送往华盛顿。最后才让金无怠的名字出现在FBI的嫌犯名单上。
    这些对FBI来说,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他们最后也表示,“飞机人”肯定不是在故意“捉弄”他们。可当初在调查工作一次次走到死胡同时,FBI对这个中国情报来源便产生怀疑,甚至还多次对其进行试探和考验
俞强声在北京跟CIA接头

  像所有有关金无怠和俞强声的传闻一样,霍夫曼在其《内部间谍》一书中,专门有一章是介绍“飞机人”的,虽然也引用了不少相关的传闻,但在描写俞强声当初是如何跟美国特工联系的,最后又是如何被策反的,倒是写得“得心应手”,就好像是他亲身经历的一样。很显然,霍夫曼在写这本书之前,已经从前CIA中国特工那里拿到了第一手资料,至于谁能把那么多的细节讲出来,本书自有推断和结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仍是一个十分封闭和保守的国度,尽管正在实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的政策,但中国的大门并未打开。那时,只要大街上出现外国人,立即就会引起好奇的中国人的警惕观看。可想而知,当时CIA在中国工作情报人员的处境,是非常艰难的,只要一出门就会有无数双眼睛盯著他们。

    当时的俞强声在公安部外事部门工作,工作性质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出没于各种外交活动,慢慢地他也开始逐渐熟悉了美国人举行的鸡尾酒会,尽管行动警觉。虽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但这样的活动最终都会出现在双方的情报报告上。
    时间长了,俞强声便开始有意去接近美国人。见面时交换一下目光,又迅速避开眼睛的接触,然后站在一旁凝视一会,或者再顾虑重重地点点头。接下来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自我介绍,或者是简单的寒喧。美国人当然渴望接触这位中国特工。上面指示相关人员不能拒绝他,也不可得罪或冒犯他,要一直把他把放在最优先的位置。

中国最著名的间谍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37年之久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1985年金无怠退休后4年,由于中共安全部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向美国投诚,才把金无怠供出来,成为轰动新闻。

简介
金无怠1922年8月17日出生于北京,1940年进入燕京大学,1947年新闻系毕业,翻译专家。

生平
1948年,开始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担任译员(另有说法其1938年就为美方共做事不成立的,因为1938年金年仅16岁,还没有在燕京大学读书),此前,在1944年即被中国情报机构招收。1949年到香港为美国驻香港总领馆工作。朝鲜战争中在韩国帮助审讯中国战俘。1952年,加入中央情报局,并开始在冲绳岛为美国中情局外国广播情报服务局(或译“对外广播情报机构”)工作,担任语言专家。于1961年调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塔罗沙(一说1952年后很快就调至加利福尼亚州圣塔罗沙,后又调至弗吉尼亚州中情局兰利总部),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1970年圣罗莎办事处被关闭,金氏向联合国总部求职,但并未获得录取。后到弗吉尼亚州罗斯林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总部工作。同年金氏被提升为中情局译员兼分析员的,得到接触到最机密情报权限。在日本冲绳(一说在美国夏威夷),他认识了台湾女主播周谨予(当时台湾最美丽最有人气的女播音员),并与之结婚。1981年7月,金无怠退休,并由于其工作的出色表现获得中情局颁发的奖章。退休之后,金无怠仍在中情局担任顾问工作。在中央情报局工作期间,金氏工作认真,屡受嘉奖。  

1985年11月22日,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被指控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并定于3月4日判刑。但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金无怠在狱中自杀。

金无怠的“李涯式”结局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Plymouth)公务轿车,专程到华府附近的亚历山大利亚(Alexanderia)敲金无怠住家的大门。金无怠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给中国情报单位的事情,他们想请教金无怠几个问题,也许对案情会有帮助。金无怠毫无疑心地邀请三名探员到饭厅坐下来谈,并说很愿意回答问题。  

六个小时后,金无怠被逮捕了。联调局指控金无怠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三十年期间,偷窃大量情报给北京,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是中国潜伏在中情局的间谍。神情虽显惊惶,但态度仍保持镇定的金无怠,当场向探员认罪,坦白承认三十年来一直向中国提供情报。金无怠很从容地向探员述说他开始为中共当间谍的往事,他从北平燕京大学开始讲起。  

金无怠被捕的消息传开后,震撼美国华人社区和海峡两岸,华文媒体连日大篇幅报道这项新闻。金无怠被捕三个月后,却在维珍尼亚州曼纳沙斯(Manassas)监狱自杀身亡,死时六十三岁。金无怠是用塑胶袋蒙住头部,再用一条鞋带系紧袋子,窒息而亡。金无怠的死亡,使这桩间谍案更加离奇、诡谲。  

曾获加拿大麦基尔(McGill)大学政治学硕士并在加国情报局反间组中国科做过八年特工的作家陶德·霍夫曼(Tod Hoffman)推出《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国对中情局的渗透》一书,揭开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
朝鲜战争期间,金把大量美军情报转送到志愿军高层手中,其中包括志愿军战俘“反共”名单,这使当时正在与美方谈判的中国代表强烈要求遣返全部战俘。美国历史学家及情报部高官说:金无怠的“叛变”及他的间谍活动是导致朝鲜战争延迟结束的重要原因。  

在六十年代末期,金给中国提供了有关美国对华外交政策方面的情报,使中国领导人提前了解美政府的各方意向,并为此作了各项准备。当中国正处于最困难时期,对苏联及其友邦邻国的交恶让中国处于孤立之中。他于1970年10月向中国传送了讨论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这让中国及时改变其对内对外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松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华政策在一开始便作出了一系列重大让步。  

金的活动还让美在越战中失去了许多战略上的优势。由于他的活动让中国及北越方面了解到美国对越政策的变化及所采取的行动,另外更清楚美对南越采取的各方政策。从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中期,北越能清楚掌握美国对越的态度。在1963年末,越共已从各方情报了解到美国可能将全面介入南越。北越为此作好充分的战争准备,这让美国在全面对越开战后未能得到其预期结果。美国官员称金让中国及北越从中得到无少好处。北越于1972年与美在巴黎签署了和平协定,但由于越共之后了解到美国政府不想再更多地参与越南的事务后,对南越开始采取攻势,并在数年后统一越南。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无怠先生逐渐成为美国中央情报局里的中国通,职位也逐步提升,最后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倭国,韩国等。在中央情报局工作期间,金氏工作认真,屡受嘉奖。后来甚至差一点儿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副局长。  

另外金无怠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兰利总利附近工作期间,由他亲手翻译了大量从中国转来的各类情报。其中有许多潜入大陆内的美台情报人员及已背叛的中国人员的转发材料及他们的名单。正是金无怠让中国在这些无法预见的危险发生前得以堵上这些漏洞。
活动
作为分析家和中央情报局少有的通晓汉语的人,金能够传送各种信息:中国及东亚情报信息报道、中央情报局人员生平简介和评价、机构内秘密人员的姓名和身份。同时还提供了有关中国被招收的情报人员的信息。由于中央情报局内部分类规定,金某不知道他们真实姓名和身份,但能推断出他们的工作地点及权力级别。中国反谍报和安全机构便能据之确证其身份。  

金主要运作活动,即传递机密数据和接受命令,通常在中国大陆以外第三国进行。金至少有六次在多伦多同一购物中心内将未冲洗的胶卷交给国安部信差李先生。金每次只花大约五分钟时间去这家购物中心,其他时候是由在香港工作的中国官员向他询问情况。金要传递情报时,总是先发信到澳门、广东或香港三个地点中的一个住宅地址。这种信只秘密说明他所去的第三国家的时间和地点,这种谍报方式不适合快速传递数据,但比在目标国内进行类似的活动要安全得多。然而,正如尼克松政策文件的案例所示,金也有紧急情况下迅速传递信息的方法。他的活动还让中国情报机构了解美国的反情报能力。  

金无怠作事极为小心和专业,是天生的间谍材料,在几十年的间谍生涯中竟然没有一点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后,他的台湾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丈夫竟然是高级间谍。在中国能看到金先生转交的情报的人只有几十个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到只有几个。

极为聪明的人
金也是极为聪明的人,中国先后向他提供了一百万美元的金钱支持,他将这笔钱用于投资房地产,并发了大财。他在投资方面的活动让美反谍人员相信他完全没有可能成为间谍。一九八一年七月一日,金氏自中情局退休,获副局长尹曼(Bob Inman)颁发奖章。事实上,金氏在中情局近三十年,考绩极好,屡获表扬。情报局由于他的工作出色的出色表现,让他继续担任情报局顾问的重要职务。  

金无怠本可以功成圆满,就算直到死,美国政府都不会知道他是美国情报史上隐藏最深的间谍,但一切悲剧在1985年发生了。事实上联邦调查局和财政部对金的详尽调查于1982年就已经开始了,但由于金的出色“表演”及他的小心,使得对他的调查如同像是查空穴来风,调查已早早停止。

被捕
一九八二年十月,联调局突接获中情局紧急密码电报,中情局说有一名中国间谍渗透该局,但一直查不出什么人,希望联调局介入调查。据事后得知,告知中情局有中国间谍埋伏的人,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外事局主任俞强声。  

俞强声这个人,说来他的身世十分有趣。他出身于一个中共上层赫赫有名的世家,其母叫范瑾,曾任北京市委常委兼北京市副市长、《北京日报》社社长,其父俞启威,解放后继黄克诚之后,为天津市首任文官市长,俞强声的舅舅是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俞强声有个小名叫俞真三,小时候由康生扶养,算是其养子,俞强声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后经康生推荐进入特工机构。俞强声在几次出外勤的过程中“严重失误,违反纪律”,据说犯了情报工作大忌,后俞强声被调离外勤口,干资料,后来又干总务,还搞过一阵基建。他有个兄弟叫俞正声,曾任中国建设部长,现上海市委书记。中国国家安全部实际上是于一九八三年才设,由当时的部副部长凌云出任第一任国家安全部部长,由于俞的叛逃,凌云被解职。贾春旺出任中国国家安全部部长一职,贾春旺在这个职位上呆到九八年,后转任部长,俞强生在叛逃之后便销声匿迹了,后被我潜美特工秘密处死,据说在他用食中下了放射性盐。  

“又一说法,是中国元老黄敬的长子,黄敬在他年轻时与江青有亲密接触,江青有两个前夫一个是裴明伦,一个是唐纳,她和黄敬只是同居关系,黄敬是她的入党介绍人。”   

1985年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美国国内电话,有人自称是俞强声,要向美国政府投诚。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一听这人叫俞强声,马上就是又惊又喜,还充满了犹豫。这位大名鼎鼎的俞强声是中国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外事局主任。有这样的重要人物来美国投诚实在是出乎美国情报部门的意料之外。美国中央情报局马上就成立了特别部门,一定要重点保护好这位负责美国情报的中国情报官员,争取他的全面配合。经过特别安排,美国中央情报局很快就见到了这位自称是俞强声的人,经过反复鉴别,美国中央情报局确认这位就是货真价实的俞强声。这样的人物向美国投诚可是第一次,而且他的身份又如此特殊。美国政府国会马上就通过了特别法案,让俞强声的安全和身份得以安全的解决和保护。  

金无怠是国安部领导亲自操控的间谍,以俞强声的密级接触不到金,但俞是原部长的秘书,其利用去部长办公室串门翻阅卷宗而推断出金,进而献给美国作为变节见面礼。  

另一说法是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于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中情局的间谍(即金无怠)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立即通知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俞强声亦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克张(Mark Cheung)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一九八六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中情局特工(handler)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中情局特工表示欢迎。俞氏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中情局安排到美国。一九八六年九月一日,法新社独家报道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同年九月五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一九九零年三月十七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影响
金无怠在被捕后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在美情报人员对他的审讯中他始终没有交代他向中共具体提供了些甚么情报,只承认他对尼克松访问北京和中美建交有功,并说正是他促进了中美领导人成功的会晤。促进了中美两国的友谊。在监狱中,金无怠坦诚地告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他就是代号XX的间谍。并陈述说:“我是美国公民,我爱美国和中国,但我所做的一切全部是为了美国利益,特别是当中美建交之前,把美国总统尼克松的意见提前转告给周恩来先生的目的就是为了促成中美二国消除敌对,成为朋友”。参与逮捕金氏的联调局探员莫尔(Paul Moore)亦承认:“事实上,金无怠对美国是做了一些好事。”但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这种辩解。要知道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基辛格博士看到的有关中国的情报都是由金无怠先生处理签发的。他可是当时决定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影响者之一。金无怠的对华情报汇报是每天都要送到总统办公桌上的。金的供述让美官员无可奈何。以至于美国长时期内对他的间谍活动对美国的损失无法作出正确的评估。美国一位情报部门高官于九十年代末的时候,曾这样评论金无怠的”….由于他的…..”背叛”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已侦破间谍案(包括埃姆斯间谍案)给美国带来损失的总和,他的”背叛”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金无怠的被捕,在美国引起的轰动和风波可比俞强声的投诚更大。当台湾和倭国等地区和国家的情报官员一听说金无怠先生是的间谍时,顿时是目瞪口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知道后也是吃惊不小,怎么也不能相信监管美国亚洲情报工作的负责人竟然会是间谍。金无怠明白这后半生不会在回到美国社会了,不是死就是终身监禁。他发出呼吁,希望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联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但可惜的是中国政府没有及时回应,中国驻美国大使的一句话打碎了金无怠先生的梦幻。中国驻美国大使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这样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件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

自杀
金无怠被指控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并定于3月4日判刑。但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已处绝望中的金无怠在看守严密的监狱中用购物用的朔料袋套在自己的头上窒息而死。金无怠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了其他隐藏的间谍人员的生命。  一日后,美国政府宣布:“金无怠先生在狱中自杀身亡。”

周瑾予周女士认为金无怠的“自杀”疑点甚多;一九九八年曾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为其夫伸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简约军事网 » 中国损失最大的叛逃事件——俞强声叛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1. #1

    这个俞强声现在哪?我国定要惩处!

    匿名1年前 (2017-09-26)回复

又是一个神器的网站

你懂的大嘴唐本猿